僅播1集,口碑爆了,觀眾:終於有一部值得熬夜狂追的抗戰傳奇劇 Loading...
資訊  2024-04-02

抗戰劇,怎麼拍?

就我的觀劇經驗來看,有三種成熟的類型。

第一種,是戰爭大劇。

從《亮劍》《戰長沙》到《河山》,拍正面戰場的對決是抗戰劇的主要方式,也是拍抗戰劇的主要類型。

第二種,是諜戰。

早年間的《懸崖》,到這些年的《偽裝者》《追風者》。

諜戰劇其實也是抗戰劇的一種變種,而且出一部火一部,直到如今,也是大眾期待的熱門類型。

《追風者》中對上海抗戰期間普通民眾遭遇山河淪陷的困境呈現,就令人動容。

第三種,是傳奇。

比如《雪豹》《殺虎口》,是較為經典的抗戰傳奇劇。

故事不拘一格,有諜戰,有抗戰,有傳奇,甚至帶著點喜劇色彩,記錄的未必是正史,但還是帶著中華男兒的血性。

一度,這種類型也曾佳作不斷,收視熱度雙贏。

但隨著國劇變遷,這幾年,這種類型已經日益沉寂。

但昨晚天津衛視的一部新劇,卻讓觀眾又看了這個熟悉的類型:抗戰傳奇劇。

不賣關子,就是《川流》。

主演小張鐸,既不是張譯,也不是張鐸。再加韓童生、尚鐵龍等實力派。

陣容不華麗,播出平台不是一線衛視。

但追完一集,我發現,這部劇,有點意思。

它是一種全新的表達方法,卻又似曾相識。

它帶著抗戰傳奇劇的魂,開場好像諜戰劇,講起故事來,卻有點電影的味道。

是不是黑馬,現在不敢說,但能確定的,它是一條之前的抗戰傳奇劇,很少趟過的新路。

01、雨夜裝置鋤奸,少年牢房脫險,智斗燃,節奏快,讓人慾罷不能

其他抗戰傳奇劇,起首一般都有較為恢弘的背景。

或是某場戰爭,或是某個大事件前夕。

但《川流》簡單粗暴,開場故事核心,可以概括為兩個字:鋤奸。

所謂川流,故事發生在四川成都。

而要除掉的奸,就是殺害紅軍家屬,為日軍提供轟炸目標,殘害當地民眾的漢奸老K。

這樣的人,人人得而誅之,當地地下黨也接到了上級命令,就是鋤奸。

可開場第一個反轉,也在此出現——

漢奸殞命,但我們的地下黨晚了一步,讓人搶了先。

這一下,故事有意思了。

誰下的手?故事沒有掖著藏著,鋤奸者,鄭笑南。

一個成都大學生,連我們的黨組織都還沒入,怎麼能除掉凶神惡煞的漢奸惡霸?

答案是:靠裝置。

開場的這場鋤奸戲,極其精彩。

成都雨夜。

漢奸收到鄭笑男模仿戲院頭牌給他寫的信,色心起,雨夜獨行,來到臨江亭。

裝置,開始運轉。

芙蓉樹下的雨傘開始下落,觸碰到第一塊青磚,第一塊推倒第二塊,如此類推,四十塊磚,如同多米諾骨牌逐自倒向亭子。

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到了亭子方向。

同時雨傘下落時牽引到另一根繩子,經過滑輪運轉,繩子將亭子上的竹竿掀起,一塊寫著死字的白綢瞬間展開。

他上去一看究竟,正好踩中了男主為他設下的早已鬆動的青石。

青石再牽動亭子頂端的滑輪,一塊15斤重的巨石落下,正中其頭。

至此,不費一刀一槍,利用魯布戈德堡機械,鋤奸完成,漢奸命喪當場。

可就在男主上前查看時,卻因為暈血症當場暈倒。

神奇的是,當他醒來,卻已經出現在幾百米開外的河堤。

更出奇的是,漢奸黎青,也消失無蹤。

那麼問題來了,是誰將男主轉移?又是誰動了黎青的屍體?

隨著國民黨警察局張榜公告尋找線索,三個人,很快進入了警察局的視野。

一是殺人者鄭笑南。

第二位,是當地地下黨行動隊的負責人。

第三位,是接受飽受黎青騷擾的戲院頭牌拜託,前來殺人的當地幫派小頭目。

趕巧了,男主拒捕逃到戲院,三人一個丟傳單掩護他被捕,一個到戲院捧場和巡警發生口角打鬥被捕。

還被抓進了一個牢房。

結果又是一場好戲——

愣頭愣腦的男主,全然不遮掩,自爆殺人。

兩個同牢房的,一個想鋤奸被他搶了先,一個想為討好戲院頭牌殺人,也被他搶了先。

兩個人都到過臨江庭,都找到了合理理由。

但很明顯,處理黎青屍體的,和將男主搬離殺人現場的,就在二人之中。

牢房中,你方試探我登場,三人看似一團和氣,實則各懷心思。

牢房中暗戰,牢房外另一場撈人好戲也在上演。

有人托關係。有人送東西。兩位大哥出出進進,都被撈走了。

就剩男主一個,身臨險境不自知。

好在他未過門的媳婦,帶著一隻雞來到警局,一番操作把人救了出去。

這麼容易?當然是警局有意放人。

醉翁之意:放長線,釣大魚。

鄭笑南是魚餌,對方想要釣的,是我們的地下黨組織。

就這樣,一場鋤奸,三個人物。

一開場,就被安排到一起,各方勢力在此匯聚,國民黨的特務,當地的警局,我地下黨的力量,當地幫派的力量,戲院頭牌,成都學子,各有各的算盤。

而在這亂世中,還是愣頭青的男主,會不會遇到其他的危險?

又是否會成為國民黨順藤摸瓜的那根藤?

他又是怎樣走上了抗日的道路?

不劇透,留給大家自己看。

很明顯,《川流》有一種其他劇,所不具備的氣質。

它有超燃的智斗,有超快的故事節奏,有各方力量暗戰的動作,也有遊走其中遊刃有餘的智慧。

接下來,有暈血症的鄭笑男將要加入川軍,經歷戰場挫折,打敗暈血症心魔,遭遇連隊全軍覆沒,最終被新四軍搭救並發展成一名預備黨員……

然後,轉身回到成都,展開一場諜戰。

不難看出,這不是正劇,是傳奇。

正是這傳奇般的抗戰經歷,讓觀眾在類型元素的爽感里,找到了持續觀劇的動力,欲罷不能。

02、國家一級演員護航,連配角都是熟臉,這陣容要得!

《川流》的實力,不僅來自於觀感,還有其不算華麗但實用的陣容。

第一集出場的,就有三位實力派。

國家一級演員韓童生一馬當先。

開場戲份,他的演技可謂降維打擊。

韓童生近期的代表角色,是村莽李有田。當時他在劇中狡猾的表現,就令觀眾印象深刻。

這一次,他飾演當地警局局長,一個坐在火藥桶上的角色。

一般這種角色的塑造,很容易走向奸角的樣板化,但在韓童生的演繹下,這個角色,被賦予了一種生逢亂世的混沌感。

無論在何種情況下,他的臉上總是浮現出一種,見風使舵的慣性。

面對來拜碼頭求放人的各路人馬,笑臉相迎,根據對方的分量,給幾分面子。

面對上頭派來的人,一臉阿諛奉承,滿滿奴才樣。

面對被關的男主,又是一幅警察局長的霸氣。

見一個人,變一張臉。川劇變臉的絕學,他是學會了。逢場作戲,左右逢源。

但細細想,見慣了場面,早就學會隨風倒的亂世警察局長,可不就應該是這樣么。

之後,是男主張鐸。

他也是抗戰劇老演員,演過《生死連》、《東風破》、《戰天狼》,過去多半演的硬漢。但這次飾演成都大學生鄭笑南,主要突出一個字:楞。

張鐸的方法很簡單,那就是讓鄭笑南,從頭至尾,眼神里都透露出一種清澈的愚蠢。

當然,也可以說,是未經世事的單純。

別人為了他救他將他搬到幾百米外。

他倒好,自己上杆子承認人是他殺的,還得意洋洋演示裝置殺人全程。

但到了後面,經歷了死亡,血戰和殘殺之後,張鐸的眼神里,也能看到人物漸漸轉變,逐漸豐滿的內容。

但革命的火種,就是這樣逐漸成長,在血與火的淬鍊中成熟的。

還有一位值得提的老戲骨尚鐵龍,《闖關東》里的張垛爺,《我是余歡水》中的余爸,《山海情》中的李運勝、《一代宗師》中的老薑,都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他的身份不僅僅是演員,還是國家一級導演,他來演劇中地下黨負責人,簡直信手拈來。

雖然陣容不華麗,可每個角色恰如其分,都找到了合適的演員演,這才看了過癮。

03、黑色幽默打底,熱血風格出圈,乍一看:諜戰劇來了

大多數抗戰劇,都是比較嚴肅的風格。

有戰爭有衝鋒,有動作有犧牲,有感動有煽情。

但《川流》卻不是,兩個明顯的特點,註定了它不是一部簡單的抗戰題材劇。

第一個,是姜文似的黑色幽默。

看完劇的觀眾,大多都會有一種感覺:有點奇奇怪怪的。

尤其是第一集中男主殺人後的劇情,怎麼一點不緊張,反倒有種姜文和昆汀的風格,各方人物,你方唱罷我出場,各種各樣的黑色幽默。

牢房戲,就是這種風格的集大成,三個牢友,一個是我方鋤奸隊隊長,一個幫派小頭目,鋤奸的被搶先,幫戲院老牌出頭的也被搶了先。

男主卻愣頭愣腦,和盤托出,這個牢房本身,就是黑色幽默的抓手。一場喝粥戲,快要笑死我。

還有韓童生演的警察局長,要執行上頭的命令,也要應付洶湧的民眾,畢竟被殺的是當地人恨得牙痒痒的漢奸。

結果抓也不是,放也不是。

劇情怪誕離奇,幽默卻又充滿戲劇張力。

第二個,是你方唱罷我登場的諜戰劇風格。

雖然是抗戰劇。

但在劇作結構上,故事開場卻是風格明顯的諜戰劇。

一場鋤奸,一場抓捕,就像舞台劇,拉滿了戲劇感和衝突感。

而在抗戰勝利后,鄭笑南因赫赫戰功受到英雄般的禮遇回歸川軍,此時的他身負重任潛伏在特偵處。

面對敵人的陰險布局、近在咫尺的王牌對手,鄭笑南不動聲色巧妙化解,保護進步人士、策劃將領起義、摧毀敵人的毀城裝置,這更是妥妥的諜戰劇了。

這也是《川流》的另一層精巧:融合。

諜戰的機鋒,抗戰的熱血,成都的川劇,時代局勢的精彩都在其中,這是該劇的面子。

而小人物的成長,從熱血愣愣的學子變身冷靜幹練的我方特工的信仰之路,則是《川流》的靈魂。

亂世變幻無常,信仰川流不息。

看多了千篇一律的抗戰劇,我倒樂得看到《川流》這樣的劇能收穫大家的驚喜。

這不僅是換個口味,更是一種難能可貴的創新。

國劇,本也應該是,川流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