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不見 阿根廷居然已經財政盈餘了 幹得漂亮! 加载评论...
漫天霹靂Plus  2024-02-19 04:28


今天,阿根廷政府財政部長卡普托發推,說阿根廷1月份財政盈餘為5184億比索(圖片中的機翻有誤,不是美元,是比索)。並附上一句評論:零赤字不是通過談判達成的,然後@了米萊。阿根廷現在的美元儲備,從米萊上台時的0,增加到了72億美元。要知道,米萊才上台不到兩個月時間!

我想說的是:幹得漂亮!

實施緊縮財政政策,維持預算平衡,是米萊改革的重中之重。卡普托說,「我們首要的任務是實現零赤字」。只要達成這個目標,「在(本屆政府)執政中期內,阿根廷就將走向更好的國家」。

米萊對此信心滿滿,他在昨天接受Rivadavia廣播電台採訪時說:「最困難的時候會是三月和四月之間,之後就會觸底,然後開始反彈」。「如果一切能照現在這樣繼續走下去,按照國際貨幣組織的估計,我們在今年年中就可以解除 CEPO(換匯監管),而當你解除匯率控制時,經濟自然就能爬起來。」

米萊也在採訪中表示,絕對不會通過行政命令來規定最低工資。

奧派總統的最大好處是,他清楚地知道什麼樣的政策手段,會實現什麼樣的目標。剩下的就是政治操作問題。而不是傳統政客那樣,沒有堅實的理論支持,按照經驗辦事,跟著輿論走,根本不知道目的與手段是匹配還是背離。正如阿克頓勛爵所言:

輝格黨人由妥協支配,自由黨一開始就由思想主導……一個實用、漸進、準備妥協,另一個在哲學指導下制定原則。一個用政策對付哲學,另一個為哲學尋求政策。

米萊上台後,採取了一系列縮減財政開支的辦法,這些縮減措施的重點,包括但不限於:

停止對各省的財政轉移支付及不透明的轉賬;

國企私有化;

央行不再為國庫提供資金,恢復央行獨立性;

減少財政供養,將政府從18個部削減到9個,5萬名公務人員下崗,1萬名合約公職人員不再續約;

政府不再搞公共工程,不再為「公共項目」提供資金;

停止和減少能源、交通等各類補貼。因為「補貼就是利用公共資源進行政治操作,損害的仍是那些最困難的人。」

這些措施大刀闊斧,直擊病灶核心,都是完全正確的。遭到部分人群的抗議,也很正常,原因是許多人本來就是靠財政供養存活的,他們是趴在阿根廷民眾身上的吸血鬼和寄生蟲。縮減開支,就是不讓他們再吸血了,他們就開始鬧事,這些人是阿根廷巨嬰,是無恥之徒。他們其實並沒有國內某些人肉喇叭媒體渲染的那樣聲勢浩大,成不了氣候的。阿根廷人心思變,否則就選不上來米萊這樣的總統。

除了這些大動作,米萊為了削減公共支出可以說不遺餘力,深入到了細枝末葉,將撙節開支之清風吹向了全世界:

他去達沃斯乘坐商業航班,已經廣為人知。他說,「乘坐商業航班為阿根廷政府節省了39.2萬美元,這筆錢來自每位阿根廷人的努力……我們有道義上的責任照顧好這些錢。」

他裁撤了總統辦公室、秘書處的人員,以及公務汽車。

阿根廷玫瑰宮(Casa Rosada)的官員們告別了免費午餐的好日子,他們現在終於要自掏腰包支付餐費了。米萊說:這項措施是政府廣泛削減開支計劃的一部分,旨在減少政治領導層的特權。

為什麼米萊要把實現預算平衡、零赤字作為改革的首要任務?

因為預算平衡問題對於一國至關重要,它是走向自由與繁榮的關鍵步驟。

阿根廷的巨額外債、財政赤字、貨幣崩潰是怎麼來的?

就是歷任庇隆主義民粹政客為了收買人心換取選票,不遵守量入為出的財政紀律,總想用歪門邪道收買特定群體,辦法之一就是用財政資金給他們發補貼。

一個家庭,要量入為出、撙節消費、積累資本,才能有未來的美好生活;揮霍無度,就是透支未來,必定未來受窮。對於一個家庭如此,對於一國同樣如此。

但是家庭和國家的區別在於,家庭舉債是有度的,日子過爛了,想借錢都借不到的。到了阿根廷國家,就不一樣了,因為它既能強制性地徵稅,手裡還掌握了一個搞錢的大殺器,那就是央行,可以無休止地印鈔。

但這都是飲鴆止渴的舉措。

廣泛的財政補貼,並不是庇隆主義者表演的關愛弱勢群體,而是擴張自身和控制民眾的工具。目的就是讓所有人變成依附於他們的可憐蟲,補貼所到之處,控制接踵而來,一個父權式的阿根廷國家由此形成,它就可以對所有人的生活指手畫腳。事實上,拿到補貼大頭的,永遠是跟阿根廷政客們關係緊密的國企和裙帶企業,民眾只是吃到了他們灑下的麵包屑。這就是國有化和全盤控制的進程。

補貼就是再分配,即通過徵稅手段,將一個人的錢裝進另一個人口袋,這就是在侵犯私產,打擊財富創造。它使受補貼的行業可以不勞而獲,並將要素吸引到受補貼行業,使其擴張,而其他行業的資源短缺,生產縮減。受補貼的行業將不再接受消費者檢驗,而是聽從計劃機構的統一指令。因此補貼會扭麴生產結構,窒息經濟活力,最終減少所有人的福祉。

稅收不夠,那就舉債。但是舉債同樣是稅收,它就是對未來的徵稅,最終要靠所有人去償還。實際上赤字比稅收對經濟的影響還要大,因為稅收打擊生產,而赤字則直接從生產領域將資本抽走,導致生產直接縮減或者無法進行,同時直接啟動國有化進程。

舉債仍然入不敷出,那就印錢。這時候,貨幣貶值,物價上漲,民眾財富被洗劫一空;貨幣「坎蒂隆效應」立即顯現,拿到新錢的,同樣是與他們關係最近、最聽他們話的裙帶關係戶,拿不到新錢的普通民眾,再一次遭受損失,財富被進一步地集中到最上層核心圈子。

印錢扭麴生產結構,拿到新錢的人購買力增加,盲目擴張,但是真實的儲蓄和財富並沒有增長,總有一天會發現樓蓋到中途沒有那麼多原材料,所以就破產倒閉,財富化為烏有。所以通脹政策是資本絞肉機,會毀滅財富,走向貧窮。

錢印多了,物價上漲,民眾不滿意了,那就在物價管制的同時繼續進行價格補貼。補貼的錢又從哪裡來呢?繼續印錢。所以這就是個惡性循環。阿根廷央行成了財政部的提款機,要印多少印多少。

大幅度貶值的貨幣,將導致外資撤離,因為在阿根廷的投資將變得極不安全,投進去的是姚明,出來的可能是潘長江。固守所謂法定匯率,實際上就是賴賬,既影響國際融資,又會影響阿根廷的國際貿易結算,打擊出口。而出口是進口的支付手段,沒法出口,就換不來外匯,也就無法進口。所以貨幣體系的混亂,實際上就把阿根廷變成了一座經濟孤島。一個貿易量急劇下降的經濟體,怎麼可能走向繁榮,民眾怎麼可能走向富裕?

以上種種,就是財政赤字的最終結果。阿根廷的失敗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如果不嚴格恪守財政紀律,最終的結果就是經濟崩潰,所有人陷入貧窮。

只有嚴格遵守財政紀律,恪守預算平衡的底線,削減開支與補貼,才能進一步保障產權,鼓勵財富創造,保持經濟平穩發展,才能保持貨幣體系穩定,從而恢複信用,吸引投資和增加對外貿易,也才能限制權力擴張,打造一個自負其責的市場經濟環境。

所以,平衡預算,恪守財政紀律,對一國至關重要。

米萊的正確做法還告訴我們一個道理:

維持預算平衡的辦法,從來不是加徵稅收,更不是印鈔票,而是縮減財政開支。

防範權力擴張的辦法,也不是喊喊口號,而是實實在在地切斷它的收入渠道,嚴格限制其開支。當開支減少,就無法將自己的目標凌駕於民眾之上,就無法從經濟中汲取資源,也無法收買特定群體,對經濟的干預和破壞就減少,權力自然縮減。

財政緊縮政策受益最大的是老百姓。民眾的負擔將降低,當阿根廷政府佔有的資源變少,留在市場中的資本就變多,投資增加,企業變多,就業就增加、工資率就上升,供給增加物價也會下降。損害最大的是那些過去依附在民眾身上的寄生蟲,他們依靠稅金開支存活,過去拿到的本身就是不正當利益。

所以沒有任何理由拒絕緊縮政策。

絕對不能呼籲管一管,因為管一管必定增加財政開支,增加利維坦手裡佔有的資源,否則它拿什麼管?

我最後還想再次談談那些認為奧地利經濟學是不切實際的烏托邦的莫名其妙的指責。

恰恰是這些指責者混淆了理論與現實。

我們經常舉的一個例子是,幾何學定義的圓,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但是工程師的做法是,儘可能把輪胎做得接近幾何學意義上的圓,由此才能發揮輪胎的最大效用。從來沒有人指責幾何學定義上的圓在現實中不存在,所以它就是烏托邦。更不會有人荒謬地說,既然幾何學意義上的圓不符合現實,所以現實中輪胎是橢圓的就是合理的。

同理,經濟學告訴我們,採取A手段,必定得到B結果,這是確定不移的,跟烏托邦有什麼關係呢?至於你在現實政治中怎麼搞,選擇什麼樣的路徑,那是政治問題,跟經濟學規律有什麼關係呢?

經濟學告訴我們,價格管制的結果,就是刺激需求、減少供給,進一步加劇短缺。這是確定不移的原理。至於在現實政治中,你不按經濟學原理辦事,必定會付出代價,只看代價由誰來承受。你發現如果徹底放開價格管制,既要又要的巨嬰們會鬧事,可能會使既定的改革胎死腹中,所以先放那麼一點,或者在一定領域內放開,或者就像我們當初搞的「雙軌制」。這與經濟學原理有毛線關係呢,這就是一個政治選擇問題。

米萊上台後的改革舉措,很激進,很正確,但是在許多方面他仍然做出了妥協。例如公共交通補助,他並沒有完全停止,他現在採取的辦法是交通部將減少對公共交通公司的直接補助,改為通過SUBE卡的社會票價制度,直接精準地惠及符合條件的最需要的乘客,無需經過任何中介。

我們對這種改革持什麼樣的態度呢?

我們會說:這肯定不夠,我們希望按照理論原則一步到位,取消所有補貼。因為任何形式的補貼,都是轉移支付再分配,都在倫理上是不正當的,在經濟上是低效的,它將侵犯私產,減緩繁榮的進程。但是,這仍然是一種邊際改善,因為它減少了補貼金額和受補貼的群體,降低了財政開支。

然而我們絕對不會說,「適當的補貼是合理的」這種鬼話。因為這就是從理論上承認了補貼的合法性。一個人如果說出這種話,就是理論上的背叛,就會損害嚴肅的經濟學的聲譽。

同理,米萊說,「稅收是q劫」,這是理論。但是我們絕對不會說,如果你不把稅收削減到零,那就不如不改革。不是這樣的。任何降低稅收的實際政治行動,我們都支持。這就是邊際改善。

理論沒有什麼可妥協的,也沒有什麼烏托邦可言。現實的政治操作,政治人物可能會根據當下處境和輿論狀況進行選擇,這是必然的。我們看的是方向:任何通往自由的改革措施,我們都歡迎。

最後,還是想喊句口號:祝福米萊,祝福阿根廷,TMD自由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