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經天拍《周處除三害》太痛苦:壓力大到崩潰,差點中途放棄 加载评论...
  2024-03-04 22:10

阮經天主演的《周處除三害》上映4天票房接近1.5億,豆瓣評分穩定在8.2。

這樣的成績,一半是劇本給力、製作精良、尺度夠大的功勞,影片中陳桂林和陳灰、香港仔的打鬥非常過癮,小巷追逐等段落極有視覺衝擊力,鏡頭調度一流,不太像台灣電影一直以來的風格,查了下方知攝影指導王金城是拍過《投名狀》《槍王之王》的香港電影攝影師。

另一半則要歸功於演員的表演。電影中牛頭、香港仔和陳桂林,分別對應英文片名中的豬、蛇和鴿子,也就是佛教釋義的貪、嗔、痴。

陳以文飾演的牛頭兩幅面孔,尊者四大皆空,真面目則是貪得無厭,他演的絲絲入扣;

袁富華的香港仔,將「嗔」的性情乖張、喜怒無常演繹的淋漓盡致,連嘴角的小抽搐都是戲。

而阮經天的陳桂林,對應的是「痴」,這個字很難詮釋,但阮經天完成的特別出色。

人物前後情緒和心境,阮經天演出了明顯的差異化,出場時他眼睛里有光、身上有活力,殺掉鐵頭之後,用挑釁的笑容看著陳灰,相當狂妄,符合殺手、悍匪的形象。

得知奶奶手術到奶奶去世,陳桂林的主心骨沒了,此時的阮經天將角色應有的傷心無助盡量放大,和之前的他判若兩人。

而張貴卿告訴他已經是癌症四期、無藥可救時,陳桂林以為自己得病,變得沉悶、虛弱、眼神無光、形如槁枯。

而後面他覺得完成了除二害的任務、自己又有了生的希望時,眼神里又有了光,再到最後禮堂殺牛頭,則是放下一切的不羈與洒脫。可以說,每一場戲、每一處細節阮經天都完成的很好。

這樣的表現不是靠「演」能完成的,而是要完全進入角色、變成角色,才能在各種細節上完成自然流露。

阮經天自述:「讀本(劇本)的時候,其實坦白說我很慌,我想要努力的去尋找陳桂林是誰。」這句話的意思,其實就是阮經天要理解人物、理解他的行為動機、理解他的心境和情緒,才能詮釋好這個角色,這也是他在拿到劇本之後一直努力的方向。

能把陳桂林演成這樣,阮經天肯定是找到答案了,他和陳桂林合二為一,在拍攝這部電影的日日夜夜,他就是陳桂林。角色的情緒讓他非常不舒服,只能勉強堅持,他自己說,在拍到中後期的時候,「有一次我真的是崩潰,我只是沒跟大家講,不想做了,真的覺得壓力太大了。」接著他補充說,不是拍這部戲的壓力,而是當這個人(陳桂林)的壓力太大、太不快樂了。

相信阮經天應該是找到了和陳桂林的共情點。無可否認,電影中的陳桂林是十惡不赦的殺人犯,但他也有讓人同情的一面、讓人理解的部分。阮經天表示有些人(角色)可以很洒脫的跟他說一聲以後見,可有些人你明知道要說再見卻永遠都捨不得但又得這麼做。他說的顯然就是陳桂林了。

他的出色表現,甚至會影響到其他人的情緒,拍攝花絮中能夠看到,拍槍決的那場戲時,飾演小美的王凈,會抱抱他說「反正你看起來就很值得哭。」對於阮經天來說,不是每一部戲都有這樣的機會、都有這樣的東西,《周處除三害》,應該是阮經天送給自己40歲生日最好的禮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