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有前途的職業出現了 人工值錢的時代將到來 加载评论...
智谷趨勢  2024-02-18 06:26
不管這個世界的評價體系有多麼多元,唯獨一個標準在中國永遠可以行之有效,將所有人按在同一個評價體系里——"月入多少"。

這四個字有著神奇的魔力,時刻刺激著人們的神經,霸佔微博熱搜:

捐糞便月入6600元;

墓地保潔月入8000;

清華女博士畢業做占星師月入3萬;

修飛機專業學生兼職漢服旅拍月入2萬;

90后獨腿司機跑貨運月入過萬;

19歲小伙辭職抓知了月入三四萬;

35歲女子在香港做泥瓦工月入10萬......





來源:微博

大部分月入過萬的工作,外賣小哥、貨運司機、占星師、泥瓦工......似乎和我們的刻板印象恰恰相反,也與大多數人的專業毫不相關。

這兩年,「舊中產衰落」這件事大家心知肚明,越來越多白領淪為了表面風光的「新窮人」,而一直以來默默無聞的藍領群體,卻在飛速積累著財富,意外地成為了「新中產」中最堅實的力量。

藍領全面崛起的時代,真的要來了嗎?



本科生滿地跑,技術工無處找?

「本科生滿地跑,技術工無處找」早已成為了常態。

一組驚人的數據是,截至2020年,我國擁有大學 (指大專及以上) 文化程度的人口為2.18億人,所佔比例達到總人口的15.5%左右,差不多每六個人里就有一位高等教育人才。

要知道,同年,韓國全國的人口才5183.6萬人,而我國的高學歷人群就已經是韓國總人口的4倍,說句規模「富可敵國」也毫不誇張。

存量已然龐大,源源不斷的新增量還在路上。2020年,全國的應屆高校畢業生人數為874萬,到2023年,這個數字預計達到1158萬。

五年造一個"韓國"!這種供過於求的"生產"速度,也難怪2022屆本科畢業生中,近六成(57.7%)畢業半年後平均月收入在6000元以下,月收入在1萬元以上的比例僅為6.9%。

不少初入職場的大學生們狠狠體會了社會的毒打,發現「畢業即返貧」——零花錢3000變成了月薪3000。



來源:微博

這麼看來,這群坐在辦公室、喝著咖啡、拿著低薪的年輕人,才是「風光體面」的社會新底層。

相比之下,市場上的「香餑餑」藍領群體則翻身成為了「新中產」,月均收入顯著提升,和白領群體的差距越縮越小。



來源:《2023中國藍領群體就業研究報告》

《2023中國藍領群體就業研究報告》顯示,藍領群體月均收入由2012年的2684元增至2023年的6043元,是原來的2.25倍。相比之下,白領的平均月薪在這11年間只漲了30%,僅為藍領漲幅的四分之一。

其中,月嫂的平均工資更是高達8824元,其次是貨車司機7641元,外賣員則位列第三6803元,第四和第五名分別是網約車司機(6380元)和美容美髮師(6264元)......



來源:《2023中國藍領群體就業研究報告》

如果將視線轉移到現實生活,你或許會驚異地發現,不少藍領的工資遠高於這個數,真正詮釋了什麼叫「多勞多得」、「愛拼才會贏」。

前段時間,中經新緯報道,一位瓦匠以「月薪5000元包吃住」的條件招收學徒,學成后的瓦匠月收入可達2.5萬元左右。



來源:微博

學個技術還得別人花錢請,還包吃住,這身價不得了!

海報新聞則報道,在山東濟南,1997年出生的謝恩松已經做泥瓦工9年了。他做泥瓦工的第二年,就入手了一輛十幾萬的車,並在第7年按揭買了一套120平方米的期房。

他還算了一筆賬,按接一單160平方米新房的活來算,工期15天,連工帶料,一家三口能拿到4萬元左右。

這種財富積累的速度,不知道能讓多少剛畢業的大學生望塵莫及。

在澎湃新聞的報道中,「3年掙102萬」的外賣跑單王陳思的收入,幾乎每一個月都拿到了高薪:2023年8月,他在某外賣平台的收入達4萬多元,同年9月收入25470元,10月收入19497元,11月收入25786元。

其餘的「單王」也展現出月入2W+的強勁賺錢能力。



除了上述外賣員之外,白鹿視頻採訪的80后深圳快遞小哥更是3年收入超140萬,在去年收入創新高,超60萬。



來源:微博

這是一個顛覆大家認知的事情。為什麼藍領群體的工資,越來越高了呢?



趨勢:向發達國家靠攏

所有勞動力市場的薪酬水平變遷,幾乎都跟"供需"二字有關。

當人人都想做白領,需要被服務時,會技術的藍領工人自然就脫穎而出了。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我們理所當然地認為體力勞動是一種附加價值,最突出的案例就是水管、空調等電器可以免費上門安裝、維修;外賣、快遞可以免費送到家門口。

各種服務,基本都是作為實體產品的附贈和打包服務,是天然賣不上價的。

但不知從何時起,曾經出手闊綽的白領們開始抱怨起人工越來越高了。這種變化,隱藏在"生活成本"這個含糊的大詞後面。

比如,當你需要一位護工,或者是月嫂,打開廣州的BOSS直聘,一天300元、一個月1萬都是最基本的價格標準。如果是節假日也有需求,那這個價格還要再往上翻3倍,去到一天900元。



來源:BOSS直聘

而這種變化背後,除去根深蒂固的職業觀、價值觀等簡單因素不談,國家的發展軌跡變了,才是這波新趨勢的巨大推手。

當中國2023年的GDP步入126.06萬億元,人均GDP達到了標誌著中等發達國家水平的1.27萬美元,中國的勞動年齡人口卻在持續減少。



來源:中經數據

2023年末,全國16—59歲的勞動年齡人口約為8.64億人,相比2022年減少了1075萬人。

在本就有限的勞動人口中,我國藍領群體規模又達4億人,看似較為龐大,但市場早已進入了"招工難"的嗷嗷待哺階段——

技能勞動者的求人倍率超過1.5,即每150個崗位只有100位求職者,高級技工的求人倍率甚至達到2以上,藍領高級技工的缺口達到了上千萬人。

而當勞動力缺口越大,中國人工越值錢的時代,也將呼嘯而至。

不妨將目光投向中國即將抵達的發達國家彼岸,那裡早有先例。

YouTube上一位居住在加州的華人博主就分享了一個故事——自己家的水管漏水,從早上9點修到下午5點,鑿開了多處牆體進行重新布線,花費了1850刀(摺合人民幣約12950元),而這並不包含後續補牆、刷牆的費用。

他們諮詢的另外一家報價更是高達5800刀(摺合人民幣約40600元),而這也只多包含了一項補牆服務,也不包含後續的刷牆服務。

最後,博主一家為了省錢,只能去自學補牆和刷牆。



來源:YouTube

而我們印象中富裕的歐洲人,甚至連空調都不捨得裝。背後原因令人啼笑皆非——空調的安裝成本過於高昂,以至於遠遠超過空調的售價。

比如,歐洲的普通分體式空調價格一般在800歐元(約合人民幣6240元)左右,但在人民日報的採訪中,歐洲一家空調安裝企業的空調的安裝費就去到了1000-3000歐元(摺合人民幣7800元-23400元),有時還需要外加60歐元/小時(摺合人民幣468元)的工時費和材料費。



來源:人民日報國際

另外,據英國媒體去年3月的報道,由於熟練砌磚工人極度短缺,手藝好的砌磚工每周可以賺到2500英鎊(約合人民幣2.25萬元),年薪超過12.5萬英鎊(約合人民幣112.5萬元),資歷尚淺的砌磚學徒每年也能掙到5萬英鎊(約合人民幣45萬元)。

除了修水管、裝空調、砌磚這些耳熟能詳的技術活兒,歐洲還有一系列「藍領荒」。在英國政府的「短缺職業名單」中,更是有屋頂修理工人、木匠、抹灰工人等建築行業工人。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等國家也向不少藍領技工敞開了懷抱。

毫無疑問,發達地區現在的引才計劃引的大多是藍領勞動力。

眼下,不少善於捕捉機會的聰明華人,已經憑藉略低的價格和「心靈手巧」,逐漸佔據歐美的藍領市場。



來源:知乎

或許會有這麼一天:

未來的中國,也將因為藍領工人的缺失,而降低其他欠發達地區藍領技術工人簽證和移民的難度。



放過自己,也放過孩子

當藍領成為未來中國最有前途的職業,現在就是學習技能最好的時候。

通常情況下,藍領工人分為三種:普藍、銳藍和深藍。

普藍和深藍一般情況下指的是從事體力勞動的人群,銳藍則是中間轉換的階層,它可能現階段屬於藍領,但是正在向白領階層轉換。

深藍作為高級藍領,門檻和薪資都不低,要求工人能夠掌握一門專業技術,也要有充足的經驗。

當大環境已經發生本質變化,與其逼迫不適合學習的孩子在書海苦讀,雕琢各種排不上用場的高雅藝術,還不如讓他們早日學習一門通用技術,提早積累社會經驗和資源。

近期引起關注的鋼琴銷量「斷崖式下滑」,就是一項有力例證。



來源:百度

也難怪,海外的真中產早早就開始培養孩子的動手技能——學做飯、修汽車、修電器、修草坪......起碼之後闖社會的時候有門手藝心不慌。

畢竟,在當下的本科生就業形勢及薪資標準下,各種雞娃花費的補課費甚至可能無法回本。

不說補課費隨著年級升高不斷上漲,相對便宜的大班課也只適合自律的學生,不少學生家長被迫硬著頭皮去報每課時上百甚至上千的一對一課程,活生生的「花錢買罪受」。

滿打滿算,辛辛苦苦賺來的錢轉眼就進了補習機構的口袋,家長們也是「敢怒不敢言」。

市場總是先一步反應真實的需求。從2021年「雙減」政策開始,課外培訓受到重創,技術院校則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在教育部《全國高等學校名單》中,截至2023年,全國高等職業院校共計1578所(較2022年新增57所),遠超本科院校數量(1275所),其中專科層次職業學校1545所,本科層次職業學校33所。

高職院校的校均規模也在逐年擴大,越來越多「看開了」的家長把孩子送去學技術。



來源:百家號 聚焦職教

曾經稀少的本科層次職業大學,在2021年「雙減」政策開始后也增加了11家,目前為止數量達到了33家。

這些職業大學也是本科學歷,讓不少擔心學歷歧視的家長放下了心。



來源:教育部

未來前路不易,藍領雖然大富大貴沒那麼容易,但只要勤勞工作,衣食無憂是沒問題的。

或許,在未來的幾十年中,進入技校,是新時代下最好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