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8年,從選秀冠軍淪落到街頭賣唱,她到底經歷了什麼? 加载评论...
  2024-03-03 22:40

最近,一部於 15 年前上映的仙俠劇,又被捧上「神壇」。

它就是無數90后、00后心中的「白月光」——《仙劍3》。

這部劇有多「神」?

多年來,只要有同類型的電視劇開拍,《仙劍3》都會被網友們輪番考古,劇情細節被盤出了包漿,待遇堪比《甄嬛傳》。

大浪淘沙,同樣被奉為「經典」的還有《仙劍3》的主題曲——《偏愛》。

「我說過我不閃躲,我非要這麼做,講不聽也偏要愛,更努力愛,讓你明白。」

當年,隨著電視劇的熱播,《偏愛》很快就火遍了大江南北,也讓演唱者張芸京進入大眾視線。

酷酷的造型、中性的嗓音,讓她徹底打開了市場上的審美缺口,粉絲數量飆升,名聲大噪。

然而,爆火之後,種種不幸也如同詛咒追隨她而來:

「轉型失敗」、「被公司拋棄」、「背負巨債」、「街頭賣唱」、「差點自殺」......

消失 8 年,跌落谷底又浴火重生,承包了我們半個青春的她,一路走來,究竟遭遇了什麼?

2007 年,對標大陸的《快樂男聲》,台灣也打造了一檔全新的選秀節目,《超級偶像》。

這檔節目在內地「糊」到什麼程度?

六年時間、八屆比賽,能被大家熟悉的歷任冠軍只有張芸京和艾怡良,其他選手幾乎「查無此人」。

不得不說,能從這麼「糊」的節目中走出來,張芸京是真有兩把刷子。

哪怕放到現在,再回看張芸京當年的比賽視頻,對比同屆其他人,也是「一騎絕塵」的存在。

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獨樹一幟的嗓音,低沉、磁性,自帶胸腔共鳴,比男生更像男生。

其實這種有著「性別差異」的嗓音放在選秀節目里,往往能給觀眾帶來反差感和驚喜,輕鬆成為全場焦點。

比如三次登台春晚的周深,就是憑藉清亮的「女嗓」,在《好聲音》的舞台上一戰封神。

不過,擁有著獨特聲線的歌手也並不在少數,光靠著音色優勢,在職業這條路上是走不遠的。

張芸京歌聲中最大的「殺手鐧」,其實在於她的剛柔並濟:

她的嗓音是穿透力、金屬感十足,同時不乏抒情的溫柔;

她的唱法是偏向內地改良過的氣聲,以關閉為根基,輔助加上咽音。

可以說,這樣的唱功駕馭絕大部分流行歌曲,都是遊刃有餘。

中性的嗓音和她中性的穿搭相得益彰,張芸京也因此獲得了「台北李宇春」的稱號。

烏黑短髮、緊身皮夾克、鉚釘金屬配飾、超大墨鏡.....比起歌手,張芸京更像一個愛飆機車的炫酷少年。

不過,她這樣的打扮可不是為了「跟風」或者標新立異。

一切的一切,還要從張芸京的童年說起。

1983 年 9 月 6 日,張芸京出生在台灣台北市的一個普通家庭里。

張芸京性格內斂,然而身為長女,背負著保護家中姊妹的責任感,她選擇藏起自己的少女心,剪短頭髮,終日以「假小子」的形象示人。

為了養家糊口,張芸京小小年紀就開始兼職打工。

發過傳單、做過後勤、當過牙醫助理和茶店服務員,她終日奔波只為了吃頓飽飯。

好在,忙碌的歲月里,音樂給張芸京帶來了溫暖和治癒。

在唱片行打工時,她每天聽到很多優質的古典、爵士和R&B,培養出了自己獨特的音樂審美,也愛上了唱歌。

只可惜,因為患有哮喘,張芸京連稍有強度的運動都費力,更別提唱歌了。

不得已,她只能將夢想埋在心裡,按部就班地考試、升學。

2006年,張芸京從台北市一家職業學校畢業,獲得了一份格子間的普通工作,每天過著朝九晚五、波瀾不驚的生活。

然而,在她的內心深處,那團名為熱愛的火苗,始終沒有熄滅。

被這樣一股堅定的信念鼓舞著,她很快就走向了舞台。

2006年,張芸京和大學里相識的夥伴們,以組合的名義參加了「MOD音樂之星」創作比賽,斬獲亞軍;

次年,張芸京在《超級偶像》節目里大殺四方,憑藉帥氣的外形和中性嗓,俘獲了一批女觀眾的芳心。

不過,外形和嗓音在賦予她高辨識度的同時,也給她帶來了很多非議。

原來,由於輿論的壓力,張芸京在演唱時忘了詞,慘遭淘汰。

隨即,復活賽中,她又穿上同一件衣服,唱起同一首歌,終於逆風翻盤,成功晉級。

這種「叛逆」「不服輸」的勁讓她吸粉無數,也讓「京爺」的名號越打越響。

此後,她一路披荊斬棘,拿下《超級偶像》第一季的冠軍,如同灰姑娘般搖身一變,從打工小妹成了舞台上的歌星。

而命運的齒輪,也從那時,開始轉動起來。

從《超級偶像》節目里出道后,張芸京整整沉寂了兩年。

那段時間,整個台灣的粉絲都在翹首以盼她的消息,卻很久都等不到回應。

其實,兩年來,張芸京並沒有「擺爛」,反而在暗中積蓄力量,等待著一鳴驚人。

好在,這個機會讓她等到了。

時間追溯到2009年,《仙劍3》即將開播,配樂卻遲遲沒定下來。

正在籌備新專輯的張芸京團隊,選了一首專輯中的「棄曲」《偏愛》,交了上去,原本只是想試試運氣。

誰也沒想到,就是這首差點被淘汰的歌,不僅幫《仙劍3》定準了基調,也讓張芸京一炮而紅。

那時,大街小巷的商鋪和影音店都會循環播放這首歌,即便不認識張芸京的人,也會哼唱幾句《偏愛》。

在那個聽歌還需要花錢下載的年代,《偏愛》被下載2億多次,獲獎無數。

直至現在,這首歌還能引來18萬條評論,足以證明它在大眾心目中的份量。

《偏愛》網易雲評論區

可以說,憑藉一首歌,從默默無聞到一夜爆紅,用「出道即巔峰」來形容張芸京,再合適不過了。

爆火之後,張芸京多了一批粉絲,無論是在台前還是幕後,她都會被鮮花、掌聲和尖叫淹沒。

各類綜藝節目的邀約、獎項也洋洋洒洒紛至沓來,一時間她風頭無兩。

為了趁熱打鐵,2010年,張芸京又推出了第二張專輯《相反的我》。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張專輯在業內有口皆碑,拿下了諸多獎項,銷量卻很一般。

為了宣傳專輯,張芸京參加了湖南衛視的《一呼百應》節目,然而因為哮喘複發,她呼吸困難,咳嗽到失聲。

眾人紛紛來勸她好好休息,她仍帶病上陣,態度堅決。

「我不希望別人看到我脆弱的一面。」她總是這樣說。

可惜,她付出了諸多努力,卻總是事與願違。

現在看來,張芸京「雌雄莫辨」的嗓音和外形,是一把雙刃劍。

隨著她名氣和曝光率的飆升,很多媒體為了製造新聞而捕風捉影,直指她有「不一樣的口味」。

那段時間,只要是張芸京和女性藝人同台,都會惹出一些流言蜚語。

有說她臉紅心跳偷瞄郭采潔的;

有磕她和鄧紫棋CP的;

就連她的多年好友出資支持她,也能被有心之人添油加醋,說成同性感情。

為了擺脫這些無稽之談,張芸京索性留起了一頭長發,燙起大波浪,走起了溫婉風。

沒想到這個無心之舉,竟讓她的職業生涯遭遇了「滅頂之災」。

「張芸京變性人」的字條開始頻繁出現在網路上。

公司以「長發不符合市場審美」的理由拒絕與其續約。

就連粉絲也不領情,攻擊、辱罵、指責她的「背叛」。

那幾年,是張芸京人生中最灰暗的時光:

13年,她積極尋找新的機會,卻屢屢因為頭髮太長被各大唱片公司拒絕;

16年,她拿出所有積蓄製作新專輯《失敗的高歌》,打算背水一戰,結果又是無人問津;

相戀多年的男友也在這時選擇了分手,態度冰冷而強硬。

情場、事業雙雙失意,張芸京患上了抑鬱症,只能依賴藥物度日。

某天,一張房租催繳單讓她徹底崩潰了。

那一刻,長久以來壓抑著的複雜情緒排山倒海向她席捲而來,張芸京坐在家裡的沙發上,拿起早就準備好的藥物,不顧一切地吞了下去。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有時,華麗的旗袍下可能爬滿虱子,聚光燈照不見的地方,可能遍布傷痕。

人生最低谷,存在或毀滅,往往就是一念之差。

幸運的是,張芸京徘徊在生死之間時,朋友及時發現,將她救回了。

再度睜眼的那一瞬間,張芸京釋然了。

她說:當我倒地時,我才暗下決心,如果能重新站起來,我一定要直面我的人生。

向死而生,她終於領悟了「熱愛音樂」的真諦

——不必一味追求被「認可」,也不必為了迎合市場審美而犧牲自我。

與其活在他人的眼裡,不如大膽走上街頭,唱一唱自己的歌。

2019 年,張芸京考取了街頭藝人證,正式成為一名「流浪」歌手。

她首次出街表演,就迅速引來了一群人的圍觀。

只見張芸京笑容燦爛地蹲在街頭,面前放著一張寫著自己名字的紙牌。

她沒有聊過往,也不曾談未來,只是反覆調試設備,抱著吉他無比認真地唱歌。

演出過後,張芸京在社交媒體上說:「這才是我真正的夢想。」

「希望他們能聽到我的歌聲,可以感受到我愛音樂的心。」

沒有受到聚光燈的「偏愛」,但在街頭,張芸京仍然是閃閃發光的女王。

據她分享,街頭「生意」不如想象中輕鬆,但能靠打賞混個溫飽,她也就知足了。

唱歌的時候,張芸京偶爾還會把13年發行的典藏版專輯帶去,二十幾塊錢就賣了,主打的就是一個隨心所欲。

再後來,在粉絲和朋友的支持下,張芸京的人氣逐漸回升。

2023年12月,《時光音樂會3》收官之夜,她再度亮相。

當《偏愛》的前奏響起的瞬間,我們好像又回到了一起追劇的青春歲月。

只不過,今時不同往日,經歷過一次生死的張芸京,她的淡然和真誠,彷彿已經到達另一層境界。

正如村上春樹曾在書里寫道:

「無論別人怎麼看,我絕不打亂自己的節奏,一個人只有堅持了自己真正熱愛的東西,才算不白活一場。」

音樂之於張芸京,是一場想唱就唱的快樂,超脫了名次、榮辱與競爭。

從「選秀歌手」到「街頭賣唱」,這個經歷過無數波折的女生,值得更精彩的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