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貴人」力捧后,娛樂圈的殘酷,在趙奕歡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 Loading...
資訊  2024-04-02

「就是因為網大的起點,跟電影質感不一樣,我就該評到其他嗎?」

「所以其他的意思是,我不配做演員嗎?」

趙奕歡初登演技綜藝,就被一盆冷水澆了個透心涼,當場綳不住哭了。

當然,她也一如既往要強,懟了面前給出評級的製片人們,可她卻懟不了殘酷的市場。

從「南奕歡北景甜」的頂級資源咖,到如今被踢出演員行列。

趙奕歡的演藝之路出現了這麼大危機,都能被製片人當面欺負了,背後的「貴人」又為何置之不理?

那我們不妨回到最初一起捋一捋。

一切,都讓人太唏噓。

01

在娛樂圈粉墨登場的那一年,趙奕歡剛上大二。

和很多人對她的印象不同,家境並不富裕的她,正忙著在課餘時間兼職減輕讀書的負擔。

模特、廣告、平面,趙奕歡都兼職過。

憑著漂亮的長相和凹凸有致的好身材,她很順利就進入了廣告圈子,直到畢業之後的偶然一天。

「你想當演員嗎?」

接到這個電話的趙奕歡一臉懵,電話對面的男人語氣輕鬆,她也摸不準對方的態度。

但從來不會輕易放棄機會的她,還是本能的回答「想」。

去過對方給出的地址報到過後,趙奕歡就和一家叫光影華視的公司簽約了。

雖然稀里糊塗之中,她的思緒逐漸清晰,不過這和她當初計劃畢業后找個穩定工作的初衷,也沒太大出入。

殊不知,命運的齒輪已然悄悄轉動。

入職這天,趙奕歡盯著公司貼在牆上的標語看了半天:

「造星、造夢、造未來」。

毫不誇張,言出必行。

這家公司是互聯網電影集團,在那個網路迅猛發展的年代,野心勃勃。

給趙奕歡打電話的男人,名叫管曉傑,是公司老闆,也是導演。

簽下趙奕歡之後,就承諾讓她當上公司一姐,讓她名噪四方。

但她不知道,這公司當時其實只簽了她自己。

而交換的條件是,讓當時24歲的趙奕歡出演17歲的問題少女。

同時,校服的衣領要拉低一點,再拉低一點。

02

從拍攝到上映,《青春期》只用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趙奕歡等著看管曉傑怎麼讓她「名噪四方」,甚至還幻想過在電影院大熒幕上看到自己的一幕。

可是,她又一次小看了這個男人。

管曉傑並沒有走傳統院線的排片方式,而是開創了新模式,網路付費觀看。

這第一隻螃蟹,他吃得很香。

網路付費,校園美女,吊絲純愛,這一系列的關鍵詞,也成功引爆了這部電影。

無數宅男甘願掏出兜里那點零花錢,只為一睹電影中趙奕歡半遮半就的火辣身材。

口耳相傳之下,《青春期》的討論熱度,甚至一度超過了同期院線上映的《變形金剛3》。

趙奕歡也從娛樂圈的查無此人,一躍成為冉冉新星。

更是被無數的80、90后宅男力捧為「宅男女神」。

大一碼的校服,拉不上去的拉鏈,藏在校服袖子里的手,甚至是濃密的全包眼線,也成了校園女孩的模仿對象。

趙奕歡紅了,公司也掙到錢了,然後就馬不停蹄的進入一場又一場的複製之中。

《青春失樂園》、《青春期3》等系列電影全在趕工之下,快速問世。

經不起推敲的劇情,也讓它們在高收視的同時,只能拿到3、4分的評分。

讓趙奕歡苦惱的是。

自己的作品,似乎只能和「尺度」掛鉤才能吸引觀眾。

可她更苦惱的是。

她和「貴人」管曉傑的緋聞,也不脛而走。

03

只要是管曉傑的電影。

趙奕歡都是必然連帶的御用女一號。

之所以能和景甜齊名,也是瓜重們納悶,她們背後怎麼能有源源不斷的資源,供她們部部作品女一號。

既然景甜是靠男友,那麼趙奕歡難道也……?

可令人想不通的是,景甜的被捧和趙奕歡明顯不同。

景甜的貴人是給她找一線大咖做配,高端資源空降女主,那叫一個排場,成龍都能小心照顧著她。

而趙奕歡雖然部部女主,可都不外乎靠著身材博眼球。

有些劇情,甚至可以稱得上是擦邊,如果管曉傑真是她男友,能捨得她這樣清涼出鏡?

所以傳言之下,更多網友猜測,趙奕歡是不是被「潛規則」了。

這撲朔迷離的人物關係,本身就是一種討論度,深諳營銷之道的管曉傑自然不會輕易將迷霧揭開。

連同公司的同事上節目時,被主持人問及老闆和一姐的關係。

同事也打著馬虎眼直言主持人八卦,巧妙避開了回答,也就讓吃瓜人更加覺得這其中有難言之隱。

殊不知,風光都是給外人看的。

坐在流量頂端的趙奕歡,越來越看不透重重迷霧下,眾人的歡呼與追捧是真實還是假象。

她想看清每個人的臉,但因為霧太大,只能聽得到朦朧的聲音與迴響。

於是,她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04

「今天是趙奕歡單方面解約訴訟開庭日,四年美好最終以這樣的方式畫上一個句號。」

「應了《上位》里歡姐的一句台詞:『上位真的要這樣嗎?』戲如人生,人生如戲。」

2015年,管曉傑的一篇動態,徹底結束了兩人合作。

如他所說,兩人不是好聚好散,而是趙奕歡單方面的解約,還鬧到了法庭。

而這場解約,也讓趙奕歡元氣大傷,天價解約費高達3500萬。

不過她並不後悔。

她一向是這種說一不二,敢想敢拼的性格,後來上節目提到解約一事,也是霸氣直言:

「當時我去公司不是與老闆商量解約,而是直接通知老闆進行解約。」

爽是爽了,可後續的路怎麼走她卻犯了愁,娛樂圈的殘酷一面也開始顯現。

雖然之前趙奕歡不滿意自己的戲路,可卻從來不愁戲拍,現在只能從投簡歷、試戲、進組,像一個新人一樣,把過去缺席的課程一節節都補上。

娛樂圈從來不缺新人,流量的頂端坐了一批人又一批人。

曾經他這位「宅男女神」也被一位又一位的虎撲新女神而取代。

名氣的下降讓她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查無此人的存在,連帶著生活都陷入了窘迫。

再次出現在大眾視線,趙奕歡還是頂著沒怎麼變化的臉。

而有變化的是,即便她穿得清涼,也不會再和以往的風塵掛鉤。

常年的健身、運動,還有各種極限運動的嘗試,趙奕歡已然多了一層健美感。

流暢的曲線下,更多的都是健康的美、不帶討好的美。

可笑的是。

當下的娛樂圈,卻陷入了一種「白幼瘦」審美裹挾的時代,顯然趙奕歡成了這個審美體系下的逆行者。

努力來的戲約,也只是邊緣到不能再邊緣的配角。

《龍城》里,她的角色都沒個名字,介紹也只說她是「配角女」。

《平凡之路》里,一眾演員表和海報中,也都沒有她的身影。

《梅花紅桃》里,也只是個友情出演。

直到這次參加演技類綜藝,她才知道,自己早就被市場踢出了演員行列,歸為「其他」。

要知道就連作為歌手的黃齡、槽點滿滿的「大海哥」紀凌塵、還有賣雞爪的朱梓驍都在第三梯隊,趙奕歡卻排在他們後面。

很傷自尊,又無可奈何。

但這些製片們低估了回憶殺的力量,更輕視了大眾「造星捧星」的了能力。

好多網友紛紛為她鳴不平,斥責節目組不必這樣埋汰人:

「就好像一個公司的同事大家都漲工資,甚至連掃地阿姨都漲工資了,作為曾經銷冠的你沒漲,問老闆原因,老闆說我以前我看過你資料。你幼兒園讀的是私立幼兒園,而且規模不大,真是可笑。」

回看近幾年,翻紅的藝人那麼多,都離不開當年那些長大的觀眾們二度支持。

趙奕歡能不能把握住機會,靠自己再度起航呢?

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