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有點小,女星和「小狼狗」的瓜! 加载评论...
  2024-02-27 21:09

一、

2012年,29歲的金莎被一句預言給嚇懵了!

那時,她剛自立門戶,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一位算命大師摸了摸她的頭,沉吟道:

「姑娘,接下來你要走整整七年的衰運,你準備好了嗎?」

金莎如遭雷擊,可之後發生的一切正如大師所言,噩夢般不由分說地向她襲來——

被經紀人騙、新專輯撲街、資源斷檔、被迫商演、暈倒摔傷......徹底淪為娛樂圈的小透明。

這一切,都猝不及防地將她推向藝人最終的歸宿——

過氣。

圖片

面對發生的這一切,金莎也很無力。

只能等預言后的第八年,也就是2020年。沒想到大師又說對了,綜藝《乘風破浪的姐姐》給了她機會,讓她小小翻紅了一陣。

不過,金莎不是王心凌,沒有那麼多作品。翻紅也只是紅了戀情。

最近40歲的金莎與小19歲男友公布戀情,又上了熱搜。

圖片

這位小男友沒啥好說的,00年生人,近似於素人,剛從上戲畢業,與金莎在戀愛綜藝認識的。

圖片

男友太小,節目里很多時候連c位都不知道讓給前輩,遭到吐槽,不少網友第一反應都是「不看好」。

其實,40歲的金莎「恨嫁+高要求」是出了名的。

圖片

這其實無可厚非,只是沒想到兜兜轉轉,找了個似乎什麼都不如她的弟弟。

但浸淫娛樂圈幾十年,金莎也不是吃素的。

大起大落這些年,也只有戀情能為她積累些流量。

這其中得失,想必也在心中衡量過一二。

二、

長相甜美的金莎,從小拿的是歐陽娜娜的劇本。

上海土著,家境優渥,父母開明,還在音樂上頗有天賦,常常在課堂上偷偷寫歌,作品像模像樣。

別的孩子還在玩泥巴時,7歲的她就知道,自己的夢想是成為一名音樂人。

圖片

長大后,她等來了第一個機遇。

2000年,17歲的金莎參加上海電視台「羽西之夢」MJ主持大賽。憑藉甜美的嗓音,她一路過關斬將,殺到決賽。

然而就在冠軍獎盃唾手可得之際,不知從哪空降來了一個姑娘,把她擠到了亞軍的位置。

女孩叫黃聖依,只比金莎大一個月。

圖片

她壓根沒聽說這個比賽,只是跟母親在街頭逛街,意外被星探發現,把她拉到比賽現場,讓她跳過海選、初複賽,直接進入了最後的決賽。

不過,能用好看的皮囊一路過關斬將的比賽,足以說明才華並不重要!

高挑美麗的黃聖依隨意跳了一支傣族舞,就這麼輕易地戰勝了心懷夢想的金莎。

二十年後,各自在圈裡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兩人,還是在《乘風破浪的姐姐》里相遇了,氣氛很是微妙。

圖片

不過,即便沒得第一,金莎的表現也足夠亮眼。

她被電視台選為節目《燦爛星河》的外景主持人,小小年紀就採訪過不少大咖,包括梁朝偉、劉德華、曾江、秦沛等。

這裡發生過一個小插曲。

據說金莎採訪劉德華時曾問過一個問題——

如果你的粉絲為了你自殺,你會怎麼辦?

彼時的劉德華被這個莫名其妙的問題問得啞口無言,誰知幾年後,一語成讖,楊麗娟狂熱追星,老父無奈跳海,而劉德華也因這件事差點精神崩潰。

命運難測,令人唏噓,金莎自己也不例外。

此時的她預料不到,自己很快就將登上人生巔峰。

她更預料不到,往後餘生她都在奮力追逐這個無法逾越的高峰。

三、

2002年,小記者金莎被保劍鋒的經紀人蔡清珠相中,出演那年的熱播劇《十八歲的天空》里的清純校花。

甜美的微笑、藍白的校服......在「沈佳宜」之前,她就是公認的國民初戀。

圖片

雖說演技談不上,但勝在氣質相符。

那些年,好運像餡餅一樣,接連朝她砸過來。

因為這部劇,金莎成了阿杜新歌MV《走向前》里的女主角。

又因為這個MV,金莎被海蝶音樂總裁畢曉世看中,成為內地第一位簽約海蝶的藝人。

彼時的海蝶如日中天,製作了無數耳熟能詳的流行歌,像《愛如潮水》《情非得已》《浪花一朵朵》……

還手握阿杜、許嵩等一線歌手,後來的薛之謙也簽了海蝶。

2005年,22歲的金莎終於實現了7歲時的夢想,成為了一名專業的音樂人。

在公司一帶一綁定的策略下,她被定位為王心凌式的「甜心風」,正式以「林俊傑的小師妹」名號出道。

兩人幾乎形影不離,話題度超高。

台上大玩「求婚」。

圖片

MV里演戀人。

圖片

林俊傑不愧是混跡娛樂圈的老手,新聞爆點張口就來。

「我覺得金莎暗戀我,她在我生病的時候曾經煲湯給我喝。」

相比之下,金莎就要老實地多,不會來事,傻乎乎地用一句話就終結了媒體的猜測:

他求婚只是演唱會中的一個橋段。

但公司對這個直來直去的傻妞好。

給兩人製作了好幾首合唱曲:《被風吹過的夏天》《期待愛》《發現愛》,壓了不少砝碼在她身上。

如海蝶所願,依仗著林俊傑的光芒,金莎一炮而紅,她說自己像搭著順風車,來到了彩虹的世界。

爆紅的結果十分喜人,她的第一張專輯《空氣》一出就獲得了多個新人獎。

那可是2005年,樂壇里迴響的都是神作:《發如雪》《寧夏》《不想長大》......

然而,看似光鮮的一切背後,是她沒有預料到的身不由己。

畢竟這名利場,哪是這麼好混的?

四、

火了之後,公司的要求也更嚴苛。

2006年,公司嫌棄金莎臉上肉多,要求她打瘦臉針。

那之後的11個月里,她整張臉都很僵很奇怪,整容傳聞愈演愈烈,還因此錯失了明曉溪的偶像劇《會有天使替我愛你》。

而公司給她的定位——「裝可愛」,也讓她越來越得覺得彆扭。

圖片

還沒等她緩過來,兩張狗仔偷拍的照片又將她推上了風口浪尖。

先是在北京某ktv被拍到與導演鄢頗親密攜手同框。

圖片

圖片

乍一看不是什麼大瓜,可事情壞就壞在這背後的關係——

鄢頗是梅婷的前夫,兩人剛官宣離婚沒幾天,這邊廂金莎就被牽扯了進去,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三」。

更雪上加霜的是梅婷這句話:

「我不看(這張照片),看了會被氣死的。」

插足的罵名還沒摘乾淨,半個月後,金莎竟又被拍到與八竿子打不著的韓寒在街頭攜手漫步。

看上去倒真有點小情侶的意思,有狗仔還稱看到了兩人擁吻。

圖片

金莎的玉女清純形象瞬間崩塌,黑料滿天飛。

現在看來,這兩樁相隔不到半個月的緋聞,真實性存疑。

那段時間,金莎與鄢頗都有新作品上線,營銷的kpi背在身上,各自的團隊自然少不了想方設法炒熱度。

而韓寒的態度則更玩味,被記者追問時只不斷反問:「到底會是誰拍的呢?」

「我有點明白這個事情是誰做的了,真的但我不能回應,只是我覺得這樣不好。」

還為了避風頭,韓寒還特地把自己當時要發的新書《壇》推遲了半年出版。

圖片

對於金莎來說,這兩則緋聞雖然讓她形象崩塌,但熱度不減,畢竟黑紅也是紅嘛。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這件事,卻給她的事業帶來了致命的打擊——

那就是「潑婦門」。

五、

2008年2月,金莎突然一改往日人畜無害的形象,在博客上連發三條帖子,控訴前輩斯琴格日樂。

其中一篇《當女歌手變潑婦》里說道:

「你告訴我,節目結束后那破口大罵的潑婦是誰?

「有個女人尖銳的罵聲噼里啪啦瀑布一樣湧來......」

「我勸你,好好看看心理醫生吧。」

圖片

圖片

到底發生了什麼,讓一向溫柔敦厚的金莎發這麼大火?

據我所知,當天的事情並不大。

那天,金莎與斯琴格日樂等幾位歌手錄完《舞林大會》,同乘節目組安排的車回去休息。

見幾位粉絲等在門口要與她合影,金莎就下車滿足了他們的要求。

這一拍,就是半小時。

同車的斯琴格日樂不樂意了,她做事一貫霸氣勇猛,騰地站起來,憤怒地朝金莎扔了一個車墊。

「他媽的你有沒有職業道德?我們錄節目累了,快點給我滾上來!」

從小待在溫室的金莎哪見過這種場面,忍著眼淚領著助理下車走了。

斯琴格日樂是直脾氣,當場罵完轉眼就忘了。

可金莎經事少,事情憋在心裡幾天總也過不去,越想越生氣,一衝動就寫在博客,罵道,「她就是個潑婦!」

還上綱上線起來:「你北漂以後就把內蒙古人與生俱來的淳樸民風給丟了,你再這麼虛偽下去,怎麼對得起生你養你的那塊地方。」

這下輪到斯琴格日樂忍不了了,一紙訴狀將金莎告上法庭,起訴她侵犯名譽權,索賠30萬。

兩人的口水戰打上了法院。

金莎就此鑽進了牛角尖,不顧自己的事業,還親自出庭拿著自己粉絲扮演拍攝的現場模擬視頻做證據,當場惹來了一陣噓聲。

圖片

韓寒見狀竟然沒有躲,而是在這節骨眼上添了一把火:

「這是我和我女人之間的事,金莎也是我的女人,我知道大家很關心我的情感問題,但我必須保護我的女人。」

說完還嬉笑著補了一句:「開玩笑的。」

圖片

後來,案子判下來,金莎輸了,被判刪博、道歉、賠償一萬元。

可是,就在金莎還沒走出「潑婦門」的陰影時,又被曝「黑料」了。

六、

有網友寫了一個論壇帖子——《瘋狂炒作女金莎冒充粉絲自己回帖誇自己》。

錘她2005年剛出道的時候,匿名冒充粉絲在自己的博客下回帖誇自己,「極盡溢美之詞」。

比如:

「私底下你好像個小男生好可愛!」

「好喜歡你!」

「我們全班都愛你!」

誰料幾年後博客升級,她的匿名留言自動顯示為博主,小秘密就此曝光。

她尷尬地發了篇博文道歉——《很寒很猥瑣》。

解釋說:「當初剛剛開博,沒啥人知道,我就自娛自樂了一把,好丟人啊......莎莎羞愧地淚奔。」

圖片

可網友不接受這番解釋,大罵她愛炒作:

「外表清秀的小女生,太擅長炒作自己,八卦滿天飛,不是抱林俊傑大腿,就是假裝和韓寒約會找記者拍,更好笑的是冒充自己的粉絲,想紅想瘋了!」

更有甚者傳謠說她是交際花、夜店公主。

一連串的打擊,把她的自信壓垮。

再加上唱片業、華語音樂的式微,公司無力如從前般力捧她,出的歌也都平平無奇。

2009年,金莎倒是好不容易等來了一個好角色——《神話》里的素素,還唱了這部戲的插曲《星月神話》。

原本乘著《神話》的東風,正式邁入演員行列,也算是不錯的選擇。

然而一步錯,步步錯,金莎接下來的每一步,都遺憾地行差踏錯了。

七、

2010年,《神話》的導演蔣家駿力邀她演一部叫做《香格里拉》的劇,他說素素死的太早了,欠她一部角色活到最後的戲。

還說金莎與劇里的女二號梅的性格很像。

怎麼看,這話都像是託詞。

畢竟梅是兩個孩子的媽媽,而此時的金莎才27歲,依舊走的是少女甜美路線。

然而金莎信了。

彼時於正的《宮》找她演裡面的一個角色金枝,驕縱、蠻橫、不講理。

這種與她本人有極大反差的角色,是很容易磨練演技,也更容易征服觀眾的,她自己也更偏向《宮》。

然而就為了人情,她還是選擇了《香格里拉》,增肥十斤,27歲就演媽。

後來,這部劇啞火,而楊冪憑藉《宮》,搖身走進了一線流量女星的行列。

只比楊冪大3歲的金莎,就此失去了流量時代的入場券。

一步錯,步步錯,這一年,她與海蝶合約到期,雙方默契地沒有再續。

為了找回自主權,她斥資成立金莎音樂工作室。

而這個決定,也將在後來很長一段時間裡,帶給她重創。

接不到戲,自己掏腰包做的很多歌又無人問津。為了養活員工,金莎只得硬著頭皮去走穴,反反覆復唱自己的「三件套」:《被風吹過的夏天》《星月神話》《愛的魔法》。

平均一個月要演十多場,旺季的時候每月二十多場,金莎每天都輾轉在不同的城市,在簡陋的舞台上唱著同樣的歌。

持續的奔波中,她身體頻頻出現問題。

有次剪綵,她站在舞台中間,太陽明晃晃地掛在天上,空氣悶熱地讓人喘不過氣,突然就眼前一黑暈倒了。

還有次在海南,從樓梯上踩空摔落,直接摔骨裂了。

更大的打擊還來自身邊。

2019年,她突然發現身邊跟了她幾年的執行經紀人心懷不軌。

把她當成搖錢樹,商演日程完全不考慮她的身體,排的密密麻麻,有更好的演戲機會和代言機會找過來,她竟瞞著她就推了。

還偷偷賺她商演的差價,對外報一個天價,回頭向金莎又報一個低價。

如果不是2020年的《浪姐》找了過來,她已經打定主意轉行了。

然而即便機會來了,她也再難扎紮實實地接住了。

時代變了,四十歲的甜妹,沒有作品很難被追捧。

她又上了《我就是演員第三季》。

一個《三十而已》里的片段,演的稀爛,不到3分鐘就被所有評委NG。

眾人直言不諱。

「看不下去。「

圖片

郝蕾勸她別演戲了。

「為什麼所有人都要來演戲呢?」

圖片

章子怡更剛,越說越不顧臉面。

「演員這個職業是一個最低級的職業嗎難道?所有人都要來這裡分一杯羹,為什麼一定要當演員呢?」

沒錯,這句話就是對著金莎說的。

圖片

這個節目過後,金莎的演戲之路差不多也終結了。

未來的路,只會更難走。

即便她強裝出體面的微笑,內里大約也是虛的。

金莎的起起落落,不是因為幸運之神從不降臨在她的頭上,相反,她非常幸運,小小年紀就被推上時代的風口浪尖。

她事業上的差錯,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她自己性格里的優柔寡斷和抓不住重點。

從巔峰跌落谷底,自然誰都不會甘心;因小失大,誰都不滿足。

可空有這份不甘,口頭上喊著要做好歌手演員兩個身份,卻沒有為此付出代價的勇氣,那就註定只能靠其他方式炒作以維持熱度了。

其實,人生的這副牌里有大有小,外在的牌面再「大」,若打得沒有章法往往只是虛張聲勢,最後只會越打越虛;而只有內在的牌面夠「大」,步步為營才能大到最後,贏到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