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歲火遍全國,18歲考上北大,撒貝南曾發誓要娶她……被稱為「國民閨女」的她,如今怎麼活成這樣? Loading...
資訊  2024-04-02

你知道撒貝南的「白月光」是誰嗎?

在一檔節目中,撒貝南曾當場向一名女演員表白:

「我一直在為你守候著!」

圖片

這名女演員就是金銘。

14歲的撒貝南在與家人一起看電視時,指著電視里的金銘,信誓旦旦地對爸媽說:

「我長大了一定要娶她。」

三十多年後的今天,撒貝南事業風生水起,也早已娶妻生子。

而如同「白月光」一般存在的金銘,卻似乎已跌落神壇,銷聲匿跡。

提起這個名字,大部分人都不熟悉,但說起「小婉君」,80、90后或許就印象深刻了。

圖片

圓溜溜水汪汪的大眼睛,肉嘟嘟的小臉蛋,扎著兩根麻花辮,金銘飾演的「小婉君」成為了"第一代國民閨女"。

然而在經歷爆火之後,金銘卻漸漸退出了熒幕,如今偶爾被提起甚至讓人覺得「毀童年」。

一路走來,金銘到底經歷了什麼?這巨大的蛻變背後,又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圖片

從國民閨女到北大學霸

1989年,瓊瑤準備拍攝電視劇《婉君》,在北京選拔演員。

8歲的金銘被媽媽帶著去劇組試鏡,還不懂什麼是表演的她只當是一次特殊的玩耍。

相比同齡人,金銘在面試時的表現自信大方,其他人表演時她還會鼓掌。

小表情讓瓊瑤都忍不住側目,最終她成功拿下了「小婉君」一角。

圖片

由於金銘十分有靈氣,瓊瑤甚至把她當做親女兒疼愛,親自為她講戲。

她的哭戲也是在全組人的精心指導下練成的,眼淚一掉,我見猶憐。

《婉君》播出后瞬間紅遍大江南北,可愛又可憐的「小婉君」深受觀眾喜愛。

圖片

金銘也因此成為了瓊瑤心中的「御用女兒」,只要新劇中有適合金銘的戲份,她就發出邀請。

《雪珂》《望夫崖》《青青河邊草》《梅花烙》等一系列瓊瑤劇都能看到金銘的身影。

不過,戲約不斷的金銘,學業也沒有落下。

進劇組時,金銘父母就對瓊瑤提出唯一一個條件:

「可以不在乎片酬,但必須要有一個老師。」

後來在回憶起拍戲的那段日子時,她表示:

「那個時候我不是在拍戲,就是在學習,幾乎沒有玩的時間。」

優秀如她,還沒高考,就獲得了「免試特招」「保送藝校」的機會。

瓊瑤在準備《還珠格格》時也向金銘拋出橄欖枝,說只要她願意,角色任她挑選。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金銘會抓住機會,專註在娛樂圈發展時,她卻拒絕了:

「我喜歡演戲,但我不想定義我的全部。對我的教育同樣重要的是,我想要的是一個更全面的人生。」

圖片

1999年,她放棄了可以直接保送的「藝術專業」,轉而報考北大的國際關係學院,只為充實自己。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她如願進入北大,並考取了雙學位。

從童星到學霸,一路的艱辛,不為外人所知。

提起當年,只有一句調侃式的「凡爾賽」發言:

「北大也沒有那麼難考了,也無非就學了兩個學位。」

俗話說:「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畢業后的金銘因為種種原因沒有成為一名外交官,而是被分配到中國煤礦文工團,擔任主持人和獨唱演員。

隨團參加多場慰問演出,並出訪澳大利亞、紐西蘭及俄羅斯等國。

撿起演藝事業后,她重返娛樂圈繼續打拚,但粉絲卻不買賬了:

「沒有小時候可愛了,不想看她了。」

「不好看了,長飛了。」

「你長得又矮又胖,這輩子就廢了。」

受邀參加了一檔音樂節目,為了遮擋紅腫的眼睛,她不得已畫了一個煙熏妝。

結果不明真相的網友看到照片便抨擊她「博眼球」。

和黃小蕾在機場同框被拍,因為髮際線有點突兀,被媒體諷刺「同框像母女」:

沒人知道金銘的內心想法,關於她,人們只剩下一個形容:

「長殘了的童星。」

與此同時,她的感情也一言難盡。

第一任男友是一個「媽寶男」:

從小就在母親寵愛下長大,衣食住行也全聽媽媽安排。

兩人在一起后,男友把這種依賴的情感都寄托在了金銘身上。

一次他去金銘家玩,進門第一件事就開始抱怨:

「你們家怎麼沒有我的專屬拖鞋和毛巾?」

還有一次,去國外出差的金銘趕回家中,疲憊不堪的她正想好好休息,結果男友非要拉她一起去跟朋友打撞球。

兩人為此甚至發生爭吵,最後金銘選擇一刀兩斷。

原以為第一任男友就已經夠奇葩,不料第二任有過之而無不及。

有外人在場時,這位男友對金銘百般呵護,體貼入微。

一旦單獨相處,對方的「照顧」就變成了過度的控制欲:

不僅經常檢查她的手機,甚至背地裡向金銘的男性朋友發出警告信息,讓他們遠離金銘。

這種佔有慾讓金銘心中警鈴大作,果斷選擇了分手。

兩段失敗的感情讓金銘意識到:

「在一段關係中,如果沒有相互的尊重和理解,那麼關係就沒有繼續下去的價值。」

一個人的精彩

近些年無論是在演藝界還是綜藝娛樂圈,都很少再見到金銘的身影了。

就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從天才童星混成了一個過氣明星,不少人為此感到可惜。

在大眾眼中,她是一個事業不行、感情不順的「失敗者」。

但事實上,早在2016年,她就已經成立了屬於自己的文化公司。

戲約少,但光靠這個公司就已經能賺得盆滿缽滿。

圖片

工作之餘,她還熱衷於公益事業。

2009年她在成都美術館參加了一場兒童畫展,希望通過自己的力量讓更多的人關注當時災區的孩子。

她也呼籲人們關注女性健康,曾為「粉紅絲帶防治乳腺癌」拍攝了一部短片,從一開始的想法到實行拍攝都是由自己一人來策劃完成。

圖片

除此之外她還很喜歡一個人四處旅行。

早在25歲時,她就一個人拎著個箱子,去歐洲玩了一個多月。

「自己吃,自己玩,甭提多開心自在了。」

在獨自旅行的過程中,她不僅開了眼界,更找到了與自己內心世界對話的途徑。

如今43歲的金銘依然未婚未育,不少人猜測她是不是對感情已經失望了。

但對她來說,只是因為機緣未到。

「很多人認為婚姻是生活的必經之路,但對我來說,選擇如何生活是一種自由。」

「在我的人生中,並非必須要有婚姻和愛情,我還有很多美好的追求,比如和朋友一起旅行、去喜歡的餐廳用餐,或者前往觀賞稀奇古怪的動物……」

圖片

曾有人問金銘,是否對當初拒演《還珠格格》而後悔?

她只是輕輕搖了搖頭,這些對她而言已經過去了,活在當下才是最為重要的事情。

圖片

*註:文章配圖均來自網路,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寫在最後·

在一檔節目中,金銘曾提及自己的人生格言:「人要對自己走的路負責任。」

不論是成為萬眾矚目的「頂流童星」,還是一心投身學習的「北大學子」,抑或是坦蕩做自己的「生活熱愛者」,她都是在為自己負責,從未對自己的選擇後悔過。

「如果讓我重新來過,我依舊會選擇上學。」

圖片

在她身上,最難得的並不是那段年少成名的經歷,而是從小到大都能看清自己的需求,取悅自己。

正如她自己所說:

「我沒有活成你們期望的模樣,但是我活成了自己喜歡的模樣,這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