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幼兒園全是小男孩 中國新生兒性別比怎麼了? 加载评论...
智谷趨勢  2024-02-16 01:25
除了生育率低以外,泱泱大國頭頂上揮之不去的另一朵烏雲,是「性別比失調」。

2022年的最新數據顯示,隨著二胎三胎成為出生主力,一度隱藏在水面下的「傳統守舊勢力」,再度抬頭——

         

最新的出生人口性別比,已經達到111.1,而前一年是108.3。

         

要知道,從2008年以來,我國的出生人口性別比就一直呈現下降趨勢,從畸形到緩慢靠近正常範圍(103-107)。

                  

圖源:UNICEF

         

萬萬沒想到,在三孩政策的加持下,這一數據又逆勢抬頭。這意味著,全國的三千萬光棍,或許還將迎來新量級。

         

為了更加深入了解全國各地的出生性別比情況,我們專門梳理了全國三百多座城市2020年七普數據,發現了不少令人震驚的真相:

         

不願向低生育率低頭的兩廣地區,倔強地生下了全國最多的五胎;

         

名聲遠揚的潮汕地區,一胎的性別比遠超三胎,似乎在追求頭胎必中;

         

羨煞全國的「江浙滬獨生女」童話背後,重男輕女的思想其實並沒有變;

         

江西用不容分辯的實力坐實了「重男輕女」彩禮大省的名頭;

         

......

         

這篇文章,將會告訴你全網最真實最全面的區域真相。

         



遍地都是小男孩

         

當產科冷清清,幼兒園開始一孩難求,本覺得事不關己,選擇支持幼兒園事業的家長們,也開始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

         

小男孩們,是不是太多了一些?

         

這幾年,如果你稍微留心看一看城裡的幼兒園,就會發現畫風是這樣子的:

         

男男男女男男。

         

這不是在開玩笑,有網友曬出了照片,自家20年出生的小女孩讀托班,一個小小的飯桌上,除了五個小男孩,僅剩的另一個女生,竟然就是託管老師。

         

         

還有網友送侄子進幼兒園,發現班上足足14個男生,卻只有4個女生,接近3:1的比例,納悶得她跑來問網友,「現在幼兒園男女比例這麼誇張了嗎?」         

沒想到,評論的網友看到的情況也不遑多讓,「我們班,19個男孩,8個女孩」。         

         

少見的女生比男生多的地方,或許就是山村小學了。有鄉村老師曬出了照片,發現不管是幼兒園還是一二三年級,女生數量都壓倒性超過男生,詢問過後發現,原來是有條件的家庭,都把女孩的哥哥弟弟送去了鎮里和縣裡的學校,去接受更好的教育。         

         

而這一切怪狀的源頭,似乎都要指向多孩家庭。上面曬出照片的家長,如果仔細打聽打聽,或許就會發現自家孩子的同學,大多都不是獨生子女。有杭州的網友就發現,班裡25人,21個孩子來自多孩家庭。         

換句話說,我們迎來了一個「二胎時代」。         

         

確實,自二孩三孩政策相繼發布后,我國二孩及以上孩次佔比就從2013年的30%左右,驟升至2017年的58.6%,以及2018、2019年的58.7%、57.7%,佔據了新生兒的大半壁江山。         

         

而這幾年出生的孩子,正是四五六歲的年紀,此刻正在幼兒園讀書。隨著二孩三孩的放開,也暗示追男孩的家庭,終於有了「彌補遺憾」的機會。         

「迄今為止,中國是世界上性別失衡問題歷時最長、爆發區域最大、峰值最高的國家。」 2018年出版的《中國性別失衡演變機制研究》一書中,作者這樣描述我國的性別比問題。         

確實,當我們翻看全國各地區七普的新生兒孩次性別比數據時,就會發現一個真相:絕大部分地方的性別比都不正常,而從三孩開始,這個比例就越發畸形。         

         

出生人口性別比,是指每出生100個女孩所對應的男孩數量,目前公認正常的出生人口性別比在103-107 之間。低於103是偏低,103-107是正常,而超過107則算偏高,超過130就是極度偏高。         

全國來看,31個省市地區中,出生人口性別比在正常範圍內的地區僅有七個,分別是西藏(101)、山西(102)、吉林(104)、黑龍江(105)、內蒙古(105)、寧夏(105)以及新疆(105)。         

這意味著,剩下的24個省市,即全國絕大部分地區的性別比都是畸高的。              「江浙滬獨生女」童話的幻滅         

「做夢都想下輩子投胎成為江浙滬獨生女!」         

當「江浙滬獨生女」這一童話般的人設出現后,立即引發了全網艷羨。         

她們一生順遂,出生在富庶的長三角,獨享父母寵愛和家庭資源,能夠逃離「重男輕女」的魔咒,而不必被冠名「盼睇」或「來睇」。         

         

但是,真實的數據,告訴我們一個極為殘酷的真相:         

江浙滬獨生女,始終是個別現象。能追三胎的江浙滬家庭,追起男孩子來一點也不手軟。

數據顯示,饒是中國經濟第一強市,思想最接軌世界的上海,其出生人口性別比也在「一路飆升」。         

         

其一孩性別還低於全國均值,但從二孩開始就高於全國均值,三孩則高達152.78,吊打北京(119)和廣州(148),四孩性別比則是飆升至216.67,登頂全國第一。         

可見,為了生出一個男孩,上海人有多努力。         

         

216.67的出生性別比,這是極其違反自然規律的現象,所以下輩子去投胎江浙滬女孩,你或許沒機會和這個世界說:「hi」。         

有網友發帖說自己現居上海,懷了孕之後,小區里幾乎所有遇見她都指著她的肚子說:「你這一看,就像個男孩!」,打破了網友多年以來認為上海是中國最不重男輕女地方的印象。         

         

而轉頭看江浙的數據,也不相上下,二孩出生性別比還能維持105.59和108.27相對正常的數據,三孩性別比卻各自飆升至146.55和143.1。         

         

有網友在豆瓣小組發問:聽別人說浙江很少重男輕女,女性地位更高,是真的嗎?         

熱評第一:「有一說一,浙江溫州別來」。         

         

逼近120的新生兒性別比,已經勝過千言萬語。         

         

在社交平台上搜索「接男寶」話題,出乎意外,熱度最高的兩條帖子(除去無關內容)的博主IP不是福建,不是江西,而是江蘇。         

評論區更是有數千條「跪求菩薩保佑:願我如願懷上男寶」之類的跟帖,密密麻麻的「接男寶」評論區,還有網友前來特意「還願」,表示自己終於「中獎」。         

         

         

從數據上來看,蘇大強省內分化較大,但不管是富裕如揚州、南京、無錫等蘇南地區,也有三孩性別比基本破150的情況,最牛地級市蘇州更是衝到了168;         

至於蘇北的宿遷、鹽城、淮安更是直接突破160。         

         

即便已經是「江浙滬獨生女」,可能也難逃重男輕女的「魔掌」。         

有網友表示,自己是幸運趕上了獨生子女政策,恰好出生在了嚴格遵守該政策的上海,才能享受著父母的獨寵。         

可是,當家族處理爺爺遺產時,他們還是「主動」放棄了遺產,讓給了家族唯一的孫子——堂弟。         

         

「讀了這麼多年法律,在重男輕女,戀愛腦,吸血鬼問題上,好像完全派不上用場」,無奈的網友,言語間透露出滿滿的無力。         

如此來看,江浙滬獨生女只是生逢其時,在計劃生育政策干涉下,出生在富裕家庭中的特殊現象,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一招不可漏缺。         

而在三孩政策的加持下,愈來愈畸形的多孩次性別比,只是揭露了江浙滬「重男輕女」的真實面目。         

網路上,也由此流傳著江浙滬獨生女的至暗時刻——         

突然發現,自己「喜當姐」了......         

圖源:KnowYourself         

在整個強大的文化慣性下,我們不得不承認,或許真相是,根本就沒有什麼破例之地。         

江西,彩禮高都是有原因的         

沒有讓任何人失望,「彩禮大省」江西憑藉高達122.7的性別比,奪下了新生兒性別比的全國第一。         

相繼擠進前五名的省份還有:海南(120.55)、福建(120.1)、廣東(117.52)和湖南(116.91)。         

         

細細拆解到江西省各城市各孩次的新生兒性別比,就會發現這簡直是一個全方位無死角的重男輕女大省——         

即使是全省性別比最低的省會南昌,也以116的數據超過全國112的均值,更別提動輒上120的各地級市。         

全省,沒有任何一個「異類」。         

         

但真正離譜的,還是三孩以後的數據——         

江西11市,所有城市的三孩性別比都超過了150,這意味著,這些地方出生的三孩里,每兩個女孩的誕生,就對應三個男孩出生。         

最離譜的新余市,更是衝到了221。2020年,這座城市共有135個三孩寶寶出生,其中42個為女嬰,93個則是男嬰。而按照正常的性別比來計算,當地一年就有50個女嬰不翼而飛。         

可以想見,廣泛的性別篩選還在看不見的角落大肆進行。         

一個呼之欲出的規律是,收入越低,越是偏好男孩,這是西安交通大學一個研究得出的結論。         

江西的數據也確實有跡可循,人均GDP最高的南昌和人均GDP最低的贛州,恰好形成了一頭一尾,跟省份內性別比的兩端形成呼應。         

冠絕全國的性別比,給了高彩禮一個合理的解釋。         

而「環江西經濟帶」的崛起,又給了江西這個「塌陷區」狠狠一拳——         

作為全國唯一同時被六大富裕省份虹吸勞動力的地區,江西適婚女性的瘋狂流出,疊加本就更少的女嬰,迫使當地男性不得不一再抬高彩禮。         

二十年前長輩們射出的子彈,如今不偏不倚,正中江西光棍們的腦門,成為他們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         

廣東福建海南宗族勢力的必然         

江西之外,海南、福建、廣東和湖南也都赫然在列,躋身前五。         

福建廣東的名列前茅,讓前述的「越窮越愛生兒子」的規律突然失效。背後,其實是宗族文化的強勢支配在起作用。         

         

排名靠前的這幾個省份,都可以粗放地歸到華南地區,即宗族勢力比較強的地區,至於衝進前五的湖南,也有廣東的後花園之稱。         

不說排名第一的江西,是「客家搖籃」,其宗族械鬥之盛,甚至曾被譽為中國斯巴達,「江西械鬥之風,以贛南之贛州、南安寧都及贛北之饒州、南康各屬為最盛……故其尚勇之風,亦頗不減於當日之斯巴達。」         

至於兩廣地區和福建等地,更是盛行多子多福的思想——         

當外地人第一次得知廣東人結婚必帶的幾層金豬牌,寓意四代同堂,下面垂掛的六隻小豬崽,寓意多子多福時,還引發了一波互聯網大震驚:         

你們廣東人,這樣都能接受嗎?         

         

真相是,總會有一些兩廣人把這些祝福,身體力行踐行下去。         

2020年,光是廣東一個省份,就生下了1188個五孩,廣西則緊隨其後,以797的五孩排名全國第二。         

當別的地方哄著給錢給資源,只是求大家生一個孩子時,兩廣相加,就已經生下了全國三分之一的五胎。         

這就是真正的寒風中依舊佇立,以大無畏精神走在生育前線的「為國生娃」先行者。         

具體到廣東各市的性別比,一直以來被譽為撐起中國生育大盤的潮汕三市——汕頭(116)、揭陽(123)和潮州(117),其實並沒有非常突出,甚至跟珠三角幾個發達城市,如廣州(114)、深圳(117)、佛山(116)與東莞(122)不相上下。         

         

一個反常現象是,中國生育風向標潮汕三市出現了異動。在這三座城市,其一孩的性別比反而要比二孩、三孩高上不少,這與全國的趨勢恰恰是相反的,堪稱全國罕見。         

要知道,就在2010年的六普數據里,除了揭陽以外,汕頭和潮州都呈現出性別比逐孩增加的趨勢,符合大趨勢。         

         

這是否意味著,這部分年輕的潮汕人已經生夠了,轉而選擇從一孩性別開始控制,以圖「頭胎就是男孩」的一步到位?         

當潮汕人都出現「新常態」了,我們還要跟性別比失衡這朵烏雲,糾纏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