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悍愛情!香港賽車之父,愛上「鬼臉情婦」,人稱「夏蕙寶寶」 加载评论...
  2024-02-27 21:09

就在這個春節,92歲的黃夏蕙又掀起了一陣風。

這次,是為在黃大仙廟搶上頭炷香,她化了個小龍女的妝造,引來路人紛紛合影。

不過,這個化身龍女的老人黃夏蕙,卻也是劉鑾雄口中的「喪儀之星」。

凡有藝人、名人的葬禮,必有黃夏蕙的出場;凡有黃夏蕙的出場,她便是一道亮點;凡是提及黃夏蕙,她那充滿噱頭的八卦人生,便是避不開的話題。

2020年7月8日,賭王何鴻燊葬禮第一天,原是親友憑弔日,黃夏蕙竟也出現在現場。

記者好奇問及原因,她說:「賭王與先夫是好友世交,我們認識好多年了,情同親人。」

黃夏蕙口中的「先夫」,其實從未娶她進門。她的一生,也因他而毀。

別看如今的黃夏蕙長相瘮人,當年的她,長相可是吊打很多港圈貴婦。

1933年出生的黃夏蕙,15歲考入粵劇團。不久,進入了演藝圈。

黃夏蕙能被人記住的作品很少,還多是一些恐怖電影:《艷鬼發狂》《完全失控》《夜半無人屍語時》之類。

然而她的感情生活,卻被人記得牢牢的,因為太有色彩。

18歲時,黃夏蕙與明星林蛟談了段戀愛。這段戀愛時間不長,當時兩人也好聚好散,不成想,到了兩人年過花甲時,開始算起了秋後的賬。

林蛟說當年是黃夏蕙主動追求自己,因為自己是明星,而當時的黃夏蕙,還身處十八線,她表示要好好「服侍」,實則為了成名。

黃夏蕙這頭也不甘示弱,針鋒相對,說是林蛟先追求的自己,無非就是看上了自己的美色。

就因這段難分頭緒的公案,兩人拉開了持續十餘年的罵戰。

林蛟爆料黃夏蕙慾望很強,黃夏蕙回懟林蛟不咋行……

不論這段感情真相究竟如何,黃夏蕙有個詞還是沒用錯,那就是她當年的「美色」。否則,也不至於有她之後三十多年被PUA的糾結。

那個捆縛了她最好年華的男人,是香港律師圈有名的鐵嘴胡百全,出身望族,在香港政商兩界混得如魚得水,與賭王何鴻燊交情匪淺。

與胡百全在一起時,黃夏蕙19歲,對方比她足足大了23歲,還是有婦之夫。

那時的黃夏蕙是真美,胡百全為了追她,竟然花錢收買了房東太太,扮成管道修理工,入了黃夏蕙的門。

中年大亨這番真人親情秀,19歲的年輕姑娘哪有招架之力,黃夏蕙很快舉手投降。

胡百全給豪宅,給金錢,就連婚禮也願給,就是不給名分。

為了這個名分,黃夏蕙也是拼了。接連生下四兒二女,孩子全交給傭人帶,她則跟著胡百全整天應酬交際。

哪怕全天下都知她為胡百全生下六個孩子,胡家的正門,她也依然跨不進。

當一個人把所有希翼寄託一人一事時,弦是緊繃的,狀態也會越來越差。

人至中年的黃夏蕙瞧著鏡中的自己,不可逆的容顏,成了她最大的心病。於是,她邁出了勇敢的一步:整!

那時的整形手術技術有限,黃夏蕙的第一次臉部實驗,就以失敗告終。

可她不甘心,繼續把自己的臉當成了試驗田,任醫生左一刀右一刀,愣生生把自己整成了一個「鬼見愁」。

這下,徹底把胡百全給整跑了,兩人一拍兩散。黃夏蕙喊天無門,叩地無方,每月拿著胡百全給的那點生活費,把六個孩子養大。

不過,六個孩子也不愛搭理這母親,因為黃夏蕙被胡百全原配一度告上了法庭,孩子們覺得太丟人。

最困難的時候,黃夏蕙每晚住在深圳,第二天一大早再回香港。

前半生活得小心翼翼,卻把自己活成了別人眼中的笑話,她一度想到了自殺。

誰知,一個出其不意的人,迸到了黃夏蕙面前。

潘炳烈,香港賽車之父,多次奪得錦標賽冠軍,78歲高齡時還在「蓮花亞洲杯」馬來西亞站中奪冠。

潘炳烈年輕時就與黃夏蕙相識,也曾有過兩段婚姻。也不知潘炳烈是哪根軸被壓到了,黃夏蕙整容失敗,胡百全離開她后,潘炳烈竟愛上了她。

這份愛,可不只是說說而已,是真正娶進家門,給了名分。兩人一牽手,就將近四十年,潘炳烈對黃夏蕙寵愛有加。

2023年,潘炳烈還特意與黃夏蕙舉辦了隆重的結婚35周年慶,牽著91歲嬌妻的手,一副幸福滿滿的樣子。

難怪,香港人給黃夏蕙取了個別稱,「夏蕙寶寶」。

黃夏蕙離開胡百全后,那是真心來了個大轉變,徹底放飛自我。她最愛的就是cosplay,百變造型,要多雷人有多雷人。

沒事穿個水手服跳萌舞;

中元節扮辣妹在胳膊上紋「頭七」字樣。

每年新年第一天,她都要去黃大仙廟搶上頭柱香。剛開始是打扮成十二生肖,與當年的年份相對應,到後來覺得不夠有新意,於是中西結合,年年歲歲人相似,唯有造型雷不誤。

2002年,她在黃大仙廟搶著上香時,被人擠掉假髮,露出光禿禿的頭頂后,還順帶捎上一句:「我沒整過容,我是純天然,除了頭髮。」

潘炳烈不僅沒覺得妻子作,居然還配合妻子演戲。演什麼呢?

活人葬禮。

2014年,81歲的黃夏蕙心血來潮想要體驗一把葬禮的滋味。蹭過那麼多明星藝人葬禮的攝光燈,自己的葬禮是個什麼樣子呢?

潘炳烈拿出180萬,請來眾親朋好友,竟有模有樣把這事給辦了。

悼詞、靈堂、水晶棺……樣樣俱全。

沒過兩年,黃夏蕙替潘炳烈操辦80大壽,又鬧出更大的笑話。

壽宴對來賓預估不準,導致宮雪花和邵音音搶主賓席位,發生爭執。第二天,黃夏蕙登報致歉,同時還曬出自己的祼背,也不知這邏輯是怎麼搭上的。

潘炳烈愛安靜,前幾年就遷往美國居住,黃夏蕙卻喜歡熱鬧,住了半年又回到香港。潘炳烈為了陪她,每過幾個月就飛回香港一段時間,每次沒待多久就嚷著說再不回了,可是剛到機場,又開始依依不捨。

唉,這該死的愛情!

潘炳烈對黃夏蕙的感情,看起來令人不解,實則也不是毫無理由可循。

作為賽車手,需要專註、冷靜又瘋狂。也就是說,潘炳烈的性格中,一定是有著某種「瘋狂」的因子。

而這種因子,在黃夏蕙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她享受聚光燈下的璀璨,他享受看她享受的陶醉。

能進同一個家門的人,縱使表現出來再多的大相徑庭,內在本質上,定有相通之處。

更何況,黃夏蕙還有其他優點。就拿做慈善這點來說吧,多年來,她一直在堅持。

81歲時,她還在香港街頭給年輕人發放免費安全套,告訴女孩們保護好自己;

疫情期間,她自掏腰包十來萬,為香港老人發放防疫物資;

同時,她還成立了自己的慈善基金會。

有些人,老得優雅,活成了我們很多人的嚮往;有些人,老得轟轟烈烈,這也是種獨特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