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處除三害》15個細節解析,好瘋! 加载评论...
  2024-03-04 22:09

開年以來最頂最瘋的華語犯罪片,非正在熱映的《周處除三害》莫屬。

目前,影片國內評分8.2,預測總票房3億+。

上個周末,影片票房大爆,周日更是力壓《第二十條》《飛馳人生2》等片,單日斬獲4854萬,拿下單日票房冠軍。

不少觀眾稱其帶來了酣暢淋漓的觀影,不僅尺度罕見,敘事清晰,且有藝術追求,深度不缺。

此前,時光君已對此片進行整體介紹,如今再從映后角度整理15個劇情/細節解析,希望幫助大家更好地理解影片。

(下文包含劇透,建議觀影后閱讀)

01

三部

《周處除三害》由今年剛過50歲的中國香港導演黃精甫執導。

黃精甫曾憑藉《江湖》(2004)拿到香港金像獎最佳新導演獎,2010年,他開始推出「善惡三部曲」,旨在探討善惡、人性、宗教等話題。

三部曲的第一部是2010年的《復仇者之死》,根據一樁「警局強暴」的真實案件改編。

《復仇者之死》

三部曲的第二部即《周處除三害》,第三部目前暫無具體信息。

02

人設

男主角陳桂林的人設既狠戾又善良,既癲狂又純真

這種人設通過兩個重要物件被具體化:一件寬版型墊肩西裝、一隻粉紅色少女手錶。

西裝代表他的黑道生涯,卡通手錶是他的奶奶「傳」給他,喻示他對情感的渴望以及內心的純真。

他殺人從不手軟,綁架小孩卻帶對方吃冰淇淋,挾持輪渡上的少女,事後還會對對方說「辛苦了」。

這些都證明陳桂林是近年國產犯罪片中最獨特、立體的主角之一。

03

靈感

影片靈感源自《世說新語》中「周處除三害」的故事,片中,陳桂林(阮經天 飾)也說過自己的行為是因為這個故事。

古代有人名周處,武藝高超、橫行鄉里,被鄉人視為「同南山猛虎、西氿蛟龍並列的三害」。

周處知道后,除掉虎、蛟,自己也改邪歸正,是謂「除三害」。

陳桂林也是除掉了包括自己在內的三大通緝犯,但兩者還是有不同。

典故中,周處除害的目的是除害本身,留名則是後事;電影中,陳桂林的目的在除害之外,更為留名,相比典故,留名被前置

此外,陳桂林其人或參考自台灣1993年被槍決的通緝犯劉煥榮。

劉煥榮殺害多名黑幫大佬,被稱「大佬殺手」,他另一面則有慈悲心,曾搶劫賭場資助孤兒院,且在死前捐獻了部分器官。

1989年吳宇森警匪片《喋血雙雄》中周潤髮飾演的殺手,原型便是劉煥榮,片中他與李修賢飾演的警探之間有「惺惺相惜」的味道。

這種「惺惺相惜」,也被表現在《周處除三害》最後陳桂林和警察陳灰之間。

《喋血雙雄》

04

三毒

影片英文片名是《The pig,the Snake,and the Pigeon》,即:豬、蛇、鴿子

佛教中,鴿子、蛇、豬分別代表貪、嗔、痴,即「佛教三毒」。

對應至片中角色,鴿子「貪」是林祿和,不知饜足,視覺表現為林祿和表面的平和及著裝的聖潔;

蛇「嗔」是香港仔,動輒發怒,視覺表現為他手臂上的蛇紋身;

豬「痴」是陳桂林,不明事理,視覺表現為粉色小表錶盤中的豬圖案。

據阮經天自己理解,「豬」也代表了陳桂林的天真一面。

05

演技

阮經天在片中展現了極具爆發力和層次感的演技。

大致有兩個層面。

第一個層面是不同的單場戲。

比如他在警局看三大通緝犯畫像時的嘴角勾笑與陰鷙眼神,表達出重燃人生目標時的末路興奮。

又如他在靈修中心被眾人鞭笞時的痛哭、大叫,證明其靈魂正被抽干,類似小說《嫌疑人X的獻身》結尾那句「他正嘔出靈魂」。

第二個層面是整體的人物形象。

通過不同單場戲的勾勒,阮經天交出了一個癲狂、狠辣,但又純真、空虛的黑道殺手角色。

06

幽默

影片有幽默成分,但被藏得較深。

比如陳桂林去警局自首,自首人太多,竟需排隊,且需要一一出示證件驗明身份,管你是何方悍匪,也無專門接待。

又如陳桂林被執行死刑時,工作人員貼心詢問他「是否需要麻醉」,顯出一種「逼近臨終的臨終關懷」。

這兩個情節因意外和「荒誕」而帶有一種深層喜感,這種喜感源自社會規則,與拋梗、抖包袱的喜劇手法完全不同。

07

迷影

《周處除三害》中,能看到不少迷影元素。

比如靈修中心表面白衣聖潔、日朗氣清,底下邪典嗜血、罪惡骯髒,與阿里·艾斯特恐怖片《仲夏夜驚魂》(2019)風格如出一轍。

《仲夏夜驚魂》

片中「屠殺」情節更不用說,影迷幾乎都知道它與《王牌特工:特工學院》(2014)中的教堂屠殺一樣Cult味十足。

《王牌特工:特工學院》

還有一個「迷影細節」——

女信徒自殺后,血濺到尊者臉上,從陳桂林的視角看過去,尊者非常嫌棄、不耐地擦拭臉上血。

這顯然借鑒了《寄生蟲》(2019)中的表達:

影片結尾,從宋康昊所飾角色的視角看過去,李善均飾演的富人也是嫌棄地捏住鼻子抗拒窮人死亡的氣息。

阮經天和宋康昊的眼神也傳達出相似的清醒與厭憎心理。

《寄生蟲》

08

貴卿

片中的女性角色中,謝瓊煖(《華燈初上》)飾演的醫師張貴卿令人印象深刻。

貴卿是黑道中人的「專職醫師」,林祿和、香港仔、陳桂林這三大通緝犯都被她救過命,因此她被戲稱為「黑道教母」。

也是她撒謊陳桂林有肺癌,導致陳桂林在生命最後時刻除掉了三大通緝犯,從這裡的因果角度講,或許貴卿才是「真正的周處」。

而她那句「我究竟是在救人還是在害人」,則充滿人性思辨的況味。

09

安靜

程小美(王凈 飾)這個角色能立住,在於兩個安靜的場景。

第一個是陳桂林第一次進髮廊,與香港仔正面對峙,程小美站在髮廊樓梯上,盯著這一場面。

第二個是陳桂林入髮廊內室殺香港仔,程小美裸身被香港仔綁在床沿,她同樣沒動,只盯著暴力的一切,保持姿勢直到陳桂林在室外殺掉香港仔,回來。

這兩場戲與犯罪片中的一般處理不同。

一般情況下,程小美會躲、會掙扎,而不是安靜、觀看。

這種靜和看,反而比動和逃強韌,它代表程小美不準備依靠陳桂林、香港仔中的任何一個,她只是在等,等命運給出結果。

誰勝,她就「接受」誰。

這種冷靜與平和,源自她對母親命運的觀察。母親被香港仔從前一個男人手裡救出來,卻又替香港仔入獄服刑。

所以在那個當下,陳桂林和香港仔對程小美而言,或許並無本質區別,她不需要期待結果,只需要等待結果。

從這個角度講,不少人微詞本片有「救風塵女」的俗套和「男凝」情節,其實偏頗。

導演給了程小美靜止表情不少特寫,正是在從女性視角看兩個男人之間的廝殺。

10

黑水

陳桂林在靈修中心嘔出大量黑水,是影片的一個「詭計」,它加深了陳桂林身患肺癌的印象,因為吐黑水正是肺癌晚期癥狀之一。

後來,胖男孩同樣大吐黑水,細心的觀眾也許就已經察覺不對。

首先,陳桂林肺癌晚期卻可以奔跑追殺香港仔,並有力氣撬棺出逃;其次,陳桂林和胖男孩一樣,都吃過靈修中心的定製食物。

黑水其實是「虛假的肺癌」與「真實的毒害」之疊合。

所以影片結尾女醫張貴卿揭曉肺癌真相時,所有被勾連的疑惑便迎刃而解。

11

封棺

陳桂林在靈修中心揭開尊者的真面目后,被信徒刺傷,然後和剛剛自盡的女信徒一起被封在棺中,埋入地下。

尊者和信徒沒有直接殺死陳桂林,一方面是相信他會在棺中身亡,另一方面,或許是因為信徒不願主動殺生,而是讓人自生自滅,這樣他們更覺得自己是真正有信仰

這也對應了尊者對那個胖男孩的態度:不能讓他死,也不能讓他活

當然,從劇作發展角度來講,不直接刺死陳桂林是因為他是主角,中途死了就沒戲了。

12

爆頭

靈修中心屠殺的戲,有些細節很有意味。

這些細節里,最值得注意的,是被爆頭的信徒面對槍口時平靜

這種笑,解釋了這些信徒不逃的原因,以及他們被殺的原因

不逃,是因為在靈修中心之外,他們已沒有任何人生可言,和《肖申克的救贖》中那個出獄便自殺的老頭類似。

被殺,是因為若不殺,他們不會改,反而會再發展靈修中心以及邪教信仰。

很多時候,蠢即是壞。

13

卡殼

靈修中心的「屠殺」情節中,陳桂林的槍卡殼,有兩個層次。

第一個層次,槍殺尊者,看槍是否連續卡殼,與陳桂林此前的「擲筊」綁定,卡殼與否要見神明旨意。

第二個層次,「屠殺」信徒,槍也會卡殼或缺彈,這與神明無關,而是隨機且重要的氣口,留給信徒再度做選擇的氣口。

要走,還是要留,要生,還是要死,要執,還是要放,槍卡殼的空隙,還有選擇餘地。

這種設計,讓整個情節再沒有一個無辜者,所有被槍殺的,都是經過不斷自我選擇后的深度執迷者。

由此可見劇作精準。

14

尊者

尊者死後,尊者的女人為何不走,反而要再唱起《新造的人》?

關於這點,有人說女人才是真正的尊者,理由有二。

其一,尊者曾告訴陳桂林,「教義」作者另有其人;其二,尊者在去靈修中心前,中心就已經存在。

無論是否如此,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女人已經和尊者的人生及精神完全融為一體。

從一個情節即可看出——

死前,女人的臉和尊者的畫像疊在一起,陳桂林開槍,她的血濺在畫像上,紅色,陳桂林又朝畫像補槍,彈洞呈黑色,喻示女人原本鮮活的靈魂最終和尊者一起墮入黑暗領域。

而女人唱的最後一句歌詞恰好是——

我們平凡的靈魂,緊緊跟隨,不需多想。

15

死刑

影片最後,陳桂林被執行死刑。

片中具體展現了死刑過程(槍斃),與大陸電影《烈日灼心》(2015)中主角辛小豐(鄧超 飾)所受的注射死刑完全不同。

《烈日灼心》

陳桂林的死刑比較真實地參考了台灣的死刑執行。

比如問犯人是否需要麻醉,即是否選擇無痛槍斃;槍斃部位為心臟,法警會先用筆在犯人心臟部位畫圈,保證位置準確;犯人會躺在被子上,下面再鋪一層沙,這些操作是為了防止子彈反彈傷到執法人員……

關於台灣的死刑,還可參考去年的高分台劇《八尺門的辯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