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有多搶手啊,這麼多劇等著讓他當男主? Loading...
資訊  2024-04-01

自家哥哥無縫進組當男主,是不是每個生粉最願意看到的盛世景象?

但「無縫進組」這美事擱到丁禹兮身上,怎麼總是引發「軋戲」質疑呢……

事情是這樣的,今天一早,狗仔劉大鎚發布了一則《男明星軋戲》的爆料。

據劉大鎚透露,3月20日這天,他還在《長樂曲》劇組看到丁禹兮拍攝一段騎馬的戲份。

一周后,他就在《山河枕》劇組看到丁禹兮抱著宋茜跑了。

丁禹兮在《長樂曲》和《山河枕》都是男一號,於是劉大鎚發出靈魂疑問:

在兩個劇組同時當男主,丁禹兮這算軋戲嗎?

其實,有關「丁禹兮軋戲」的爭議,早在劉大鎚爆料以前就有了。

《長樂曲》改編自小說《長安銅雀鳴》,女主角是05后小花鄧恩熙,這部劇於今年1月21日開機,橫店大雪那日還發布過雙人物料。

根據橫店代拍和粉絲消息,《長樂曲》是3月26日殺青的。

而丁禹兮另一部男主劇《山河枕》早在3月9日就已開機,女主是85花宋茜。

這時距離《長樂曲》開機剛過去一個多月,古裝劇一個半月自然是拍不完的,所以在《長樂曲》還未殺青、《山河枕》又已開機的情況下,起初一直都只有宋茜的單人路透,遲遲不見男主丁禹兮的身影。

直到3月16日這天,宋茜、丁禹兮終於有了同框路透,巧的是,同在這一天,丁禹兮和鄧恩熙也被拍到了同框路透……

也就是說,丁禹兮忙到在橫店險些分身乏術,同一天兼顧兩部劇的拍攝?

還有網友曬出通告單表示,3月12日、3月16日兩天,丁禹兮疑似都在《山河枕》劇組,但因為擔心「軋戲」風波發酵,所以通告單寫得很隱秘。

據網友分析,3.12通告單上,男主文替寫了「衛韞」全名,到男主本人,就只用「衛」一個字代替。

到了3.16丁禹兮出現在《山河枕》劇組那天,通告單上,他的文替和他本人,都只用一個「衛」字替代。

通告單上所有的演員和角色都是全名,只有男主如此隱秘?

而在《長樂曲》殺青第二天,丁禹兮終於正式亮相《山河枕》劇組,通告單才出現了男主大名。

於是網友得出結論:丁禹兮是軋戲了,同時拍攝《長樂曲》《山河枕》。

但丁禹兮粉絲並不認同所謂「軋戲」的說法,稱丁禹兮這叫無縫進組,不叫軋戲

粉絲表示,《長樂曲》3.26夜裡才殺青,3.27一早丁禹兮就在新組出妝了,這明明是敬業的表現啊。

況且劉大鎚也說,「一周后」才在新組見到丁禹兮,更證明丁禹兮是無縫進組。

粉絲還翻出了橫店代拍的帖子,稱代拍可以證明丁禹兮是在上一部戲殺青后,才進的新組。

並且不只一個橫店代拍為丁禹兮闢謠,說他沒軋戲,不是兩邊拍。

至於為什麼會有「軋戲」的爭議傳出?粉絲表示:只能說丁禹兮資源太好,無縫進組,招人嫉妒咯。

這次丁禹兮算不算軋戲尚未有定論,但,這的確已經不是丁禹兮第一次陷入「軋戲」爭議中了。

去年年底,丁禹兮《永夜星河》和《狐妖小紅娘竹業篇》也有行程重疊。

《永夜星河》原著是《黑蓮花攻略手冊》,早在選角期間這個ip就被炒成了「世界名著」,遛遍90-95生花,最後花落虞書欣、丁禹兮。

作為一部古偶,《永夜星河》的拍攝周期算是相當長的了,從夏天拍到冬天,歷時將近四個月,直到今年年初才殺青。

拍攝期間,就自家正主誰請假比較多、誰耽誤了拍攝進度、誰在劇組當留守演員這件事,虞書欣粉絲和丁禹兮粉絲沒少「友好交流」。

丁禹兮粉絲拉表為證,稱虞書欣進組4個月請假將近一個月,而丁禹兮只請了7天假。

虞書欣粉絲坐不住了,稱丁禹兮在組期間可沒少請假,甚至還軋戲了!

根據粉絲整理,丁禹兮在拍《永夜星河》期間客串了《狐妖小紅娘竹業篇》的拍攝,兩部戲的拍攝行程幾乎重疊。

丁禹兮在《狐妖竹業篇》友情出演張正 ↓

去年12月中旬,《永夜星河》還在拍攝中,《狐妖竹業篇》的殺青特輯就已出爐,給人一種時間錯亂的感覺。

儘管那時丁禹兮在兩個劇組的行程有所重疊,但這種行為是否「軋戲」並不好說——因為丁禹兮在《狐妖》屬於「客串」, 戲份並不多。

若是丁禹兮利用《永夜星河》劇組給的休息時間,去短暫客串另一個角色,片方也同意演員如此協調,倒是也還好?

至此,短短半年間,丁禹兮已經兩次陷入軋戲風波,每次都會因為「到底是不是軋戲」而爭吵不休,也有不少人認為丁禹兮並未軋戲,實屬冤枉。

但明確已知的是,丁禹兮以一人之力,關聯了四部熱門古偶劇,其中三部他都是男主角。

這資源實在是……旱的旱死澇的澇死,同期多少95生望塵莫及啊……

之所以會傳出「軋戲」的爭議,代入粉絲的口徑,還不是因為丁禹兮太紅了,片方搶著要他罷了。

的確,自從《傳聞中的陳芊芊》走紅后,這幾年丁禹兮的資源出人意料的好。

根據粉絲整理,排除已播完的《大理寺少卿游》,今年丁禹兮還有多達5部待播作品,類型涵蓋了古偶、刑偵、電影……存貨比頂流還多。

但和資源存貨成反比的,是丁禹兮這幾年的作品口碑,一部比一部平平無奇。

2020年《傳聞中的陳芊芊》爆紅,趙露思的百搭cp體質突出了丁禹兮的蘇感,外加新鮮的「女尊」設定,讓丁禹兮的人設不同於以往男主,更吸引人。

但《陳芊芊》之後的這4年裡,丁禹兮已經N連撲了。

作為一番男主,搭檔任敏主演的愛情電影《十年一品溫如言》, 創下了豆瓣2.8分的低分記錄,「好於0%的愛情片」過於刺眼。

作為一番男主,搭檔彭小苒主演的古偶劇《春閨夢裡人》,運鏡之可怕當時都被嘲出圈了。當然,導演對丁禹兮還是手下留了情,彭小苒一人扛下了所有……

作為二番男主,搭檔楊超越主演的《七時吉祥》, 曾被看做是2023年的預定爆款,要對標的可是《蒼蘭訣》,結果大家也知道了……

熱度低迷,劇集血撲,最後是楊超越和王一栩扛下了所有,一個哭,一個瘋,丁禹兮反而是撲街過程中受影響相對較小的那一個。

再到由丁禹兮單扛的那部漫改劇《大理寺少卿游》,原著是爆款動漫,改編時備受關注,播出后卻市場遇冷。

劇情拖沓、注水嚴重、播出曲線低迷,平台熱度值甚至僅破8000,還沒有《七時吉祥》的熱度高。

丁禹兮這幾年的影視劇成績,在95生梯隊里可真算不上優秀。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仍然能有現在這樣的影視資源,待播古偶3個男主1個客串,搭遍85、95、05花(宋茜、虞書欣、鄧恩熙),才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男演員做成丁禹兮這樣,簡直躺贏啊……

丁禹兮有一種蠻神奇的體質:爆紅帶飛靠女主,撲街隱形女主扛,總結來說,他的女主運還挺好的。

現在丁禹兮被給予翻身厚望的作品,是與虞書欣合作的《永夜星河》,不知道這部拍攝期間就抓馬吵不停的劇,能讓丁禹兮重回95生前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