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國會門口 光天化日之下竟有艷女跳鋼管舞… 加载评论...
發現紐西蘭  2024-02-20 05:58
進入2月以後,紐西蘭國會門口又熱鬧了起來。上個星期,國會門口出現這一幕:幾個衣著暴露的姑娘站在國會門口,一邊跳舞,一邊舉牌。


牌子上面寫,「我們需要一個舞台,不是皮條客。」



「我們不會沉默。」



原來,她們是紐西蘭的脫衣舞娘,這次又來國會討說法了。



解決不公平雇傭  需要立法 

在紐西蘭,脫衣舞娘是一份合法正當的職業。但她們說,她們自己的合法權利往往得不到保障,甚至不得不忍受種種霸凌、剝削現象。「個體經營者(contractor)舞娘因為請假就被經理罰款了。」「我在俱樂部遭到性侵,但卻得不到公平的審判。」「我和俱樂部談合同公平性之後就被解僱了。」「我要丟掉的是衣服,不是權利。」這也難怪她們實在忍無可忍,聯合起來為自己發聲,並且把她們的訴求帶到了紐西蘭國會。這次,她們提交了一個52頁紙的訴求,包括7000人的簽名,呼籲立法賦予性工作者與個體經營者相同的勞動權利。

代表她們的組織Fired Up Stilettos的要求包括:

要求允許成人演出者使用個體經營者身份,並可用此身份進行集體談判;要求取締成人娛樂企業徵收的罰款和保證金;要求規定成人娛樂場所可從表演者中抽成的最大比例。


平均而言,紐西蘭脫衣舞俱樂部老闆從舞女身上抽成至少50%。

並且,還有「病假」罰款,有時比她們一般晚上的收入還要高。

脫衣舞女Vixen Temple在國會草坪前對觀眾說,她請假一天,被罰了200紐幣。


Temple說,她已被診斷出患有創傷后應激障礙症,原因是她在達尼丁一傢俱樂部工作時,曾遭受性虐待。

「他們給我們造成創傷,然後從我們身上賺錢。這是病態的、惡毒的,必須停止。


「如果我們的請願書能得到認真對待,這就能停止,也會停止。」

另一位叫Lacey Day的脫衣舞女說,她在南島工作。她了解到,所有的紐西蘭俱樂部老闆有一個群聊,如果哪個女孩來參加Fired Up Stilettos的活動,就會被聯合抵制,會被列入黑名單。

「如果我們關注了Fired Up Stilettos,我們的名字也會和其他女孩一起被列入黑名單。」



沒有自己能掌控的舞台 

紐西蘭脫衣舞女現在的處境是:她們只能接受這些讓他們不滿的俱樂部老闆,因為她們很難單幹——她們沒有自己的舞台。有人會問,她們不能聯合起來創業嗎?

答案是:因為屬於限制性的行業,所以地方議會的資源許可很難搞定。

一個城市在同一時間能有多少家性工作場所是有限制的,很多場所都受到了限制。

Lacey Day說:「特別是在南島的一些地方,批准的配額已經被填滿了,所以,不管我們是存錢還是把錢放在一起,都不會獲得批准。」



早已合法 卻依然遊走邊緣 

前Calendar Girls舞者Cleo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所有俱樂部都要納稅,為其工作的舞者也是如此。她說,儘管2003年性工作在紐西蘭已經合法化,但確保工作者權利所需的立法卻落後了。


據了解,這些舞者在脫衣舞俱樂部經常遭到不公平對待,不僅經常被拖欠工資,還會被不公平地解僱,甚至要面臨苛刻的罰款。

下面是就職於Calendar Girls俱樂部的員工收到的罰款內容:



內容多達11條,其中包括:舞台沒走全、多個客人投訴,還包括沒有正常穿戴丁字褲等。

罰款金額少則50紐幣,多則500紐幣,有時還會被扣除一半的小費。

甚至有舞者最多抽成了收入的56%。

然而,這些所謂的罰款規定都是公司口頭通知的,並沒有任何書面形式的文件。

她們連一份受到法律約束的勞務合同都沒有。

「我們已經聯繫了工作安全局、商業委員會以及所有為人們尋求公正的不同機構。但有一半的時間我們甚至得不到回應。

「即使我們得到了回復,他們也只是告訴我們他們不會調查,甚至不會告訴我們原因。

「所以,如果我們連稅收應該提供的支持都得不到,我們為什麼還要交稅呢?」

ref: https://www.rnz.co.nz/news/national/508779/it-s-sick-vicious-strippers-call-on-parliament-for-fair-working-conditions

https://www.newshub.co.nz/home/new-zealand/2023/04/stripper-calls-out-mps-for-using-sex-workers-then-turning-blind-eye-to-labour-trafficking-wage-thef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