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半個地球的人都在熟睡中,而他再次捅破了天 Loading...
資訊  華商韜略/快科技  2024-02-23


作 者丨華商韜略

在大超預期的業績支撐下,已被封為「宇宙硬核第一股」的英偉達,在昨夜美股周四交易日,一天股價暴漲超16%,市值增加2770億美元至1.92萬億美元,並且捅破華爾街的天,創造人類史上最大個股單日市值增幅。

而比股價更加捅破天的是,英偉達的業績捅破天,對科技的捅破天。某種程度上,它已經決定著全球科技產業的進程。請注意:

是決定,而不是影響。



1.92萬億美元是什麼概念?

是阿里+騰訊+京東+拼多多+百度+美團+寧德時代+比亞迪……

一夜漲出2770億美金是個什麼概念?

是一夜漲出一個阿里巴巴+百度+京東。



前些年,阿里和騰訊市值干到大幾千億美元,進入全球市值10強,和這些公司平起平坐,好些人都被嚇到了,幾個民營企業怎麼這麼大?

現在看,不是阿里騰訊太大,是我們的心和想象力太小了。

回到英偉達,昨夜之前,它還曾有過更載入史冊的戰績:

2023年5月25日晚,其股價暴漲近24%,相當於一夜漲出兩個英特爾,半導體的舊歷史也因此被它徹底掀翻。

而到此時,其股價已在不到5年漲了超過14倍。

如今,英偉達的對手們(事實上,它從不認為自己有對手),全球三大晶元巨頭——高通、英特爾、AMD,市值加起來,還不到它的一半。

幾年前,三星和英特爾還在為誰是晶元行業老大,爭得頭破血流。現在,早不用爭了,因為答案變得毫無懸念。

最離譜的的是,前兩年正值全球半導體產業哀鴻遍野之際,大多數同行舉步維艱,三星電子更是創下14年最差業績。

是什麼,讓英偉達無視全行業的衰退,逆勢飆升?

答案正是眼下大熱的生成式人工智慧(AIGC),以及對整個AI世界的想象。AIGC的背後是大模型,而訓練大模型需要超強算力,而未來AI世界的運行,也會需要更多的算力。

英偉達最新財報顯示,它在2023第四財季,實現營收高達221億美元,比上一季度增長22%,比去年同期增長265%。

其增長,很大程難度上來自AI大模型訓練的拉動。

2023年以來,隨著AIGC大熱,全球科技公司瘋狂追逐大模型。微軟、谷歌、亞馬遜對數據中心晶元的需求,超出所有人的預期。

僅在中國,目前已發布的大模型就超過200個,很多公司參與其中。

這些公司,無論開發的大模型有多麼不同,都在搶購同一種產品,那就是英偉達的GPU。而英偉達炸裂的四級報業績,居然還是在美國限制其高端晶元出口中國,中國市場份額跌倒不足10%的情況實現的。

隨著訂單雪片般飛來,英偉達的晶元一貨難求。

有人形容:英偉達的晶元,已成為這個星球上最稀缺的資源。馬斯克則抱怨:比毒品還難搞到!

一貨難求之下,價格也水漲船高。在網上,英偉達AI旗艦晶元H100,一度被炒到4萬美元以上。

ChatGPT剛爆發時,所有人都以為OpenAI賺翻了,事實上,英偉達才是最大的贏家。

這一些,也讓英偉達的創始人黃仁勛成為矽谷,乃至當下全球科技產業最有權勢的人。

其風頭,甚至蓋過馬斯克。

這個祖籍浙江青田,總穿一身黑色皮衣的男人,因為拳打英特爾、腳踢AMD,被稱為矽谷最好鬥的男人。

但外表好鬥的老黃,內心深處,藏著一顆孩童般的好奇心。

在台北,他一個人逛夜市,手裡還拎著一袋大麻花。



甚至,還被人拍到,他探頭探腦,一臉好奇地出現在兩位美女主播鏡頭前的樣子。



據媒體披露,就在上周,老黃還曾到訪英偉達北京、上海、深圳三地辦公室,參加中國區年會。

會上,黃仁勛興緻高漲,身穿花馬甲,手舞紅手絹,與員工一起扭秧歌。



一個坐擁萬億市值、全球科技產業最有權勢的人,竟對街頭小巷,對鄉土味十足的扭秧歌文化,產生如此大的好奇心,這多少有些違和。

但正是這種好奇心,讓老黃改寫了晶元產業史,也改寫了華人科技與經濟史,成為華人史上第一個辦出萬億美金公司的人。

他也是目前為止,全世界把公司幹得最大的華人。



2012年9月30日,註定要載入史冊。

那天,一種叫AlexNet的深度學習模型,在全球視覺識別挑戰賽中,以吊打第二名的成績奪冠,一戰成名。

新一輪AI革命,由此引發。

與傳統上使用CPU不同,AlexNet使用兩塊英偉達的GPU,來為模型訓練提供算力。

GPU專為并行計算設計,可同時處理大量相同的計算任務。相比之下,CPU則需處理更加複雜多變的計算。



有人打了個比喻,CPU就像老教授,微分積分都會算。GPU則像小學生,只會算簡單的加減乘除。

但如果有個工作,需要計算幾億次100以內的加減乘除,那麼幾十個小學生,顯然是吊打老教授的。而AI模型訓練,恰恰就需要這種計算。

事實上,早在本世紀初,在美國大學里,就有人開始用GPU來訓練AI模型。畢竟,相比CPU,它成本更低、效率更高。

黃仁勛對AlexNet的成功,產生了極大的好奇心。

他由此預感到,AI時代即將到來。在老黃看來,AlexNet不僅僅是某種AI模型,更是一種軟硬體層面的革命。

為了迎接這場革命,黃仁勛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All IN AI,讓英偉達製造的每一塊晶元,都專註於人工智慧。

2012年,是屬於移動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的時代。黃仁勛ALL IN AI的決定,多少有些形單影孤,對英偉達來講,更是一次冒險。

但這並不是他第一次另闢蹊徑。

2006年,為了讓GPU獲得像CPU一樣的通用計算能力,英偉達推出了CUDA并行計算架構,讓程序員可以調用GPU的算力。

在此之前,GPU正如它的名字——圖形處理晶元一樣,只能用作圖形渲染。

這個決定讓英偉達在當時一眾顯卡廠商中,鶴立雞群。它也因此改寫了GPU的歷史。

對此,黃仁勛解釋說,英偉達之所以在并行計算領域敢為天下先,原因在於:

「我們的目標是為人類做出貢獻。這意味著,我們不會走別人走過的老路,而是打造別人不曾打造過的產品。」

這種好奇心和改變世界的理想,一直驅使英偉達,在人類未知領域不斷探索。

2012年,在決定豪賭AI之後,黃仁勛在軟硬體層面,不斷提升英偉達GPU的性能和易用性。尤其2016年,推出首個針對AI計算場景的P100晶元。

在此基礎上,英偉達重金打造了全球第一台AI超算DGX-1。

但黃仁勛並沒有出售,而是將它捐贈給了舊金山一家非營利性機構,它就是今天在全球科技產業界如雷貫耳的OpenAI。

捐贈儀式上,老黃拿出記號筆,在機箱上激動地寫下了一句話:

「為了計算和人類的未來,我捐出世界上第一台DGX-1。」



當時,除了OpenAI,沒有幾個人真正讀懂這句話。在大多數人看來,老黃做了一筆虧本的買賣。

但時任OpenAI聯合創始人的馬斯克,專門發推感謝了黃仁勛,因為DGX-1讓OpenAI的訓練時間,從1年縮短至1個月。



有了DGX-1的OpenAI,信心爆棚,決心打造更強大的AI。

他們找到微軟,向對方提出一個大膽的想法:構建一個AI系統,永遠改變人類與計算機交互的方式。

也就是今天風靡全球的ChatGPT。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被谷歌、蘋果強壓一頭的微軟,豈肯錯過這樣的機會,當即決定向OpenAI投資10億美元。

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黃仁勛用一台價值12.9萬美金的DGX-1,換來英偉達的大爆發。

不但A100、H100等GPU晶元被哄搶,《財富》100強公司一半以上都安裝了英偉達DGX AI超算。



好奇心是推動人類科技進步的重要力量。

20世紀初,愛因斯坦用相對論,顛覆了經典物理學。在被問到,為什麼偏偏是他創立了相對論時,愛因斯坦認為是強烈的好奇心。

「一個正常的成年人不見得會去思考時間和空間問題。」

黃仁勛創立英偉達並改寫人類晶元史的動力,同樣來自好奇心。

1993年,在創業做GPU晶元之前,黃仁勛曾打電話諮詢過一位專家,對方勸他:「這個市場還沒起步就已亂成一鍋粥,你最好別干!」

但好奇心和直覺告訴老黃:圖形晶元會在未來大放異彩。

2006年,當所有人都認為,GPU只能做圖形渲染時,黃仁勛卻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試圖將它做成一款通用計算晶元。

沒有這種好奇心,英偉達不可能開發出CUDA并行計算架構,更不可能在2012年之後豪賭AI。

但僅有好奇心還不夠,成功還需要執行力。

CUDA架構推出10年間,整個華爾街一直在問英偉達一個問題:為什麼做這項投入?對我們來講,它的市場估值就是0。

黃仁勛不為所動,他始終堅持,甚至不惜投入上百億美元。

為此,英偉達的利潤遭受巨大打擊,公司市值長期徘徊在百億美元上下,被老對手英特爾吊打。

正是這十年不懈的堅持,讓英偉達在AI領域形成一個成熟而龐大的生態。時至今日,談到深度學習,基本上離不開英偉達的GPU和CUDA。

期間,蘋果、谷歌、AMD等眾多科技巨頭,都曾試圖複製英偉達的成功經驗,但始終難以挑戰後者的壟斷地位。

好奇心、遠見,加上毫不妥協的執行力,在很多人看來,是黃仁勛帶領英偉達不斷創造奇迹的重要原因。



這種品質,早在他少年時期,便初露端倪。

讀小學時,有一次,為了體驗置身火海的感覺,他和哥哥弄來很多打火機,將裡面的丁烷倒進游泳池裡,點燃之後,縱身跳了進去!

一般小孩,干不出這種事情來。

「頑劣」的老黃,最終干出了一番大事業。今天,英偉達在AI晶元市場上,獨佔60%的市場份額,處於絕對領先的地位。

2023年之前,英偉達超不多有20%的業績來自中國市場,但現在,因為美國對中國的科技制裁,情況開始了變化。比如,最新財季,其中國業務幾乎是實現式的下降,而公司也預計這一趨勢短期不會改變。

雖然中文講得不太好,但老黃形容自己骨子裡是華人血液。

面對美國的打壓,他曾提醒華盛頓:英偉達可以在其他地方生產晶元,但中國大陸的市場是唯一且不可能被取代的。

今年春節前,它還一一到訪英偉達北京、上海、深圳三地辦公室,並且參加中國公司年會,穿上大花衣,跳起了舞,就更是凸顯了對中國市場的高度重視。

未來,隨著GPU取代CPU,英偉達或迎來更大的爆發。

比起市場份額,更令黃仁勛感到興奮的是,英偉達為計算和人類的未來做出了貢獻。

就在前幾天,open AI以視頻生成模型Sora震撼世界之後,馬斯克分享了2016年黃仁勛送給剛剛成立的open AI首台超級計算機DGX-1的情景。



黃仁勛一直強調,英偉達是重新發明了計算。在捐給open AI的超級計算機殼上,它親筆寫道:

To Elon & the OpenAI Team! To the future of computing and humanity. I present you the World's First DGX-1!(致埃隆和 OpenAI 團隊!致計算和人類的未來。我為你們呈上全球首台 DGX-1。

英偉達CEO黃仁勛身家超中國首富鍾睒睒:排名全球第21

快科技2月23日消息,美股三大指數集體收漲,英偉達股價暴漲超16%,一天市值增加約2770億美元,創下美股歷史上最大單日市值增長。

英偉達市值的快速飆升,也讓創始人黃仁勛的身家水漲船高。根據Forbes實時富豪榜顯示,黃仁勛身家周四躍升96億美元,至694億美元。



這一變化將使他超越中國首富、農夫山泉創始人夫鍾睒睒,升至全球富豪榜第21位。

英偉達最新發布的財報顯示,該公司第四財季營收同比增長了265%,達221億美元,遠超市場所預期的204.1億美元。

第四財季凈利潤為122.9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14.1億美元相比飆升769%。

2024財年全年營收609億美元,比去年多了126%。凈利潤則為297億美元,約合2136億人民幣,相當於日進5.8個「小目標」。

對此黃仁勛院士一句話總結:加速計算和生成式AI已達引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