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和內地司法互通 內地富豪溜香港的錢保不住? Loading...
資訊  香港直通車  2024-02-02
最近關於香港的大新聞比較多,有點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意思了。

昨天說完了香港23條立法的事,今天就聊聊另一個大家比較關心(擔心)的新聞吧

從1月29號開始,香港與內地的司法互通就正式生效了,這份文件的全程是《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



放香港的錢,不安全了?

目前所有的擔憂基本都集中在這個問題:在港資產,以後還受不受保護了?

其實在生效之前,香港律政司司長林定國在社交媒體澄清:「當《安排》生效后,內地判決並不會在香港自動生效」「不會出現『共享司法信息』的情況」。

總結下來可能有兩點和大家理解的不太一樣:

第一:互相認可和執行的只有【民商事案件判決】,這裡面包括民商事案件生效判決及刑事案件中有關民事賠償的生效判決,並不包括全部民商事案件。比如:婚姻、繼承遺產、破產等案件。

第二:這只是一個兩地判決認可和執行的程序安排,並不是內地判決自動在香港生效,想要香港的法院認同,依舊要提交一堆材料,走完一堆流程,並且有香港法院做出判斷是否認同。

簡單來說,這只是建了一條能走到門口的路,能不能敲開門,還得看門裡面的人開不開。

舉個例子:

許家印欠了本人中環無顏祖1000萬歌舞團演出費用不給,我去告了許總,內地法院判決是讓許總還錢,但是許總老早就把錢轉到香港買了連棟大別墅,許總兩手一攤和我說,要不你去我別墅挖兩塊磚拿走抵債?

按照大部分人的理解,新規出來之後,我就可以直接拿著內地的判決書去香港法院申請執行了,不需要重新審理案件,不需要提交證據,只需要簡單過幾道核驗程序,許總的香港大別墅就歸我了。

聽起來很爽是不是?老賴把錢轉移到哪裡都能追回來。

但是這裡面就涉及一個很敏感的問題——香港的司法,還獨立么?

能夠直接拿著內地的司法判決到香港執行。

那是不是意味著可以在香港實行內地的法律?

那是不是意味著香港喪失了司法獨立性?

按著這個邏輯推導下去,確實會得出一些很可怕的結論,但是,划個重點:

這些純屬沒理解清楚就開始瞎黑的,理解能力也就是春運綠皮火車硬座侃大山的水平。

正確的解讀,繼續往下看

想追回錢,太費勁了

首先,雖然內地和香港這波說是「司法互通」了,但是畢竟兩邊法繫上存在根本性的差別,內地法院的判決到了香港也不會直接就被承認。

想要香港法院認可判決,需要經過哪些程序呢?

1、向內地法院申請證明書

2、向香港高等法院原訟法庭申請登記

3、原訟法庭頒布登記令

4、登記未被作廢

經歷了這四道檢驗,才可以說是得到了香港法院的承認。

欸,別急,不是說承認了判決我就可以執行許總的大別墅的,想要去大別墅驗房,我還要證明許總在香港真的有大別墅。

是不是聽起來很扯淡?但香港的司法體系就是這樣。

香港屬於普通法系,也稱作判例法系,採取的是「當事人主義訴訟模式」,訴訟過程由當事人主導,法官僅處於消極的中立的裁判者地位;

也就是說,我作為當事人,負責證據的調查、準備、提出、和證據價值的陳述工作,法官是不會主動幫我去找證據的,就算香港人人都知道許總在半山上有豪宅,但只要我拿不出證明材料,那香港的法院依舊不能宣判執行

這就是香港法律體系里格外重視的【程序正義】,不僅要求判決結果是正義的,整個審判流程也必須是正義的。

雙方當事人都給予了平等的攻擊和防禦的權利,則不管實體的真實是否被發現,也應當維護公正的程序。即使原告主張的事實是真實的,但原告不能舉證證明,法官也不應當主動收集證據去證實而造成對程序的破壞。

我要是想要拿到錢,需要去自己調查許總的在港資產,一般來說調查的方式都是去金融機構調查,但是境外金融機構根本沒有義務配合我的調查,我怎麼可能說服人家透露客戶的個人財產信息?

並且由於香港的《私隱保護條例》,香港各個機構之間的信息也不相通;舉證財產線索一般主要通過自我舉證、聘請香港律師調查取證、私家偵探等手段進行,但其時間、經濟成本較高,成功率也難以得到保證。

所以我簡單歸納一下,這次的「互認民商事案件判決」,只是開了一條連接香港法院的通道,但是真正敲開門的,還得是你能夠掌握到的證據。

新規只是免去了重複審案的繁瑣程序,但是如果你想單槍匹馬去香港討債。

拿著我中環無顏祖的名片,去銅鑼灣找找陳浩南可能會快一點。

最後再總結一下,解答一下大家擔心的問題:

1、香港的司法還是獨立的,內地的判決在這次【安排】生效之後也還是沒辦法直接拿到香港執行的,不用擔心在香港的財產是否安全。

2、香港公民的財產私有權和隱私權依舊得到保護,這次的司法互通並沒有侵犯香港公民的合法權益。法院並不會主動拿著你的財產信息去執行判決。

3、這種安排並不是只有內地和香港才有,只是內地和香港司法互通這個話題比較敏感,容易被人炒作利用,實際上在香港,外地判決可根據《外地判決(交互強制執行)條例》(第319章)規定的成文法獲得認可與執行,目前主要涵蓋了澳大利亞、奧地利、比利時、百慕大、汶萊、法國、德國、印度、以色列、義大利、馬來西亞、荷蘭、紐西蘭、新加坡和斯里蘭卡等司法管轄區。

這麼多國家都可以互認,在保證香港司法獨立的程序下,內地沒有理由不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