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娛審美最慘降級 現在的男頂流都長得鼠里鼠氣(組圖) 加载评论...
Vista看天下  2023-12-07 04:36
最近一段時間,我一打開娛樂圈相關詞條,彷彿進入了內娛動物園。

這幾年開始冒頭的男頂流們,每個都有自己的「動物塑」。

如果沒有被歸類到某種動物系長相里,像是跟最新潮流格格不入、要被內娛除名。



高級臉的風偃旗息鼓,大家逐漸看透了「高級」這一極具修飾力和想象力的醜人遮羞布。

動物臉開始登場了,比高級臉更具有特色性、延展性和迷惑性。

隨時隨地根據目標人物的臉部特徵物色一種動物,X系美男便從石頭縫裡蹦出來了。



前些年像是張若昀跟哈士奇撞臉,還算是難得的奇聞。



現如今叫得上名字的年輕男演員們,個個都奔著動物系長相去了。

長得有鼻子有眼的,就是形狀有點奇奇怪怪、質量有點歪瓜裂棗。

這兩年風頭正勁、在各路古偶現偶里打轉的當屬鼠系和猴系。

劉詩詩時隔五年再次回歸古裝劇,搭檔的劉宇寧首次擔任古裝男主就遭遇了水土不服。

get不到鼠系長相的觀眾們把一些片段進行AI換臉做二創,引起了不少爭議。



網友們評出的鼠系長相一般有著比較小巧的五官,尤其是眼睛不屬於炯炯有神那一掛,眼角尖且有上挑感;

下頜窄尖,骨骼量感輕,臉型從上往下的收勢有緊促感,有觀眾還會品出賊眉鼠眼的感覺。

放在古裝劇里,很難往那一站就營造出盛世的國泰民安感,也不太能把亂世的艱深困苦通過面容傳達出來。

除非有著整容般的演技,不然很容易讓觀眾齣戲。



放在現代劇里,似乎又少了點霸總的矜貴持重和身為男主所被賦予的人物厚度。

如果說動物系長相也有鄙視鏈的話,根據我的觀察,鼠系目前徘徊在比較底端的位置,常被認為是極其難出帥哥的一類。



鳥系可以算得上鼠系的「近親」,嘴巴一般更小,長相更有白開水感、無攻擊感。

把破碎感焊成個人標籤的成毅,原是鼠系的「頭牌」。

不過考慮到他的演出特點,深諳動物分類學的內娛觀眾也會把他划入鳥系。

在《蓮花樓》《沉香如屑》《與君歌》《琉璃》中頻頻吐血、身受重傷、體力不支,屬實跟精衛填海神話寓言中的鳥有一點精神屬性上的趨同。



跟鼠系、鳥系恰恰相反,猴系的嘴存在感比較強,時常伴有凸嘴的癥狀;

眉眼較為濃烈,眼睛大眼皮深眉骨高,人中也較深,整個面部立體感較強。

去年爆火的王鶴棣就被歸入了猴系,完美演繹各項准入條例。

臉頰瘦削有凹陷,顴骨立體突出,耳朵大、嘴巴能咧,有一種猴的機靈勁和偽裝成人的狡黠。



猴系似乎盛產帥哥(特定標準下),除了王鶴棣,宋威龍、丁禹兮、吳磊也都在美猴王爭霸賽中名列前茅。

宋威龍自從出道以來就一直有聲音說他五官比例奇怪、臉型不流暢,挑角度和妝造才帥得起來。

不過放在猴這個體系下,一切竟然顯得和諧起來。



如果想從猴系演員的古裝里尋到點古風古韻,那大概是要失望而歸了。

不過格局放大、時間線回撤,猿類還沒進化成人的幾億年之前,怎麼不算古呢?





左:曾舜晞 右:敖瑞鵬

考慮到猴界競爭白熱化,不夠猴的將被從花果山趕下、退位讓賢,轉道去其他動物領地找下家。

已經有不少人提名丁禹兮更應該被歸位到蛙系,趁蛙界聲量尚小搶先佔據鼻祖位置。

就像鹿晗憑著小巧精緻的五官和無辜水靈的眼睛,成為鹿系的純元皇后。

只不過蛙系的門檻更高一些,得有大且輕微外突的眼球,寬且給人感覺有點腫的上眼皮,大且嘴唇偏厚的嘴型。



另一派人丁興旺的門第是馬系,經常憑藉突出的臉長優勢在大小熒屏上「脫穎而出」。

一張遠離黃金比例的窄長臉是馬系的入門條件,除此之外,臉頰得有些窪陷,鼻翼得較為肥碩,美其名曰鼻型舒展。

有從偶像轉型演員的男明星,失去了舞台妝、打光和造型的加持,五官、臉型上的硬傷在鏡頭前一覽無餘。



還有被大家說經不起細看的王子奇,古裝、現代裝都沒有特別出彩。

撲克臉裝酷的時候還好,一旦需要呈現情緒波動,做大表情很容易出現崩圖。



今年夏天封神質子團狠狠拉踩了一波內娛,也走出一位「馬系天花板」。

可以理解成馬的特徵十分明顯、堪稱教科書級別,也可以理解成演繹出了馬系的美感、拔高了馬系的平均值。

飾演楊戩的此沙,馬得很突出,還融合了一些老顏系的氣質。

「沙騎馬」,一下子把氛圍感拉滿了,建議馬系男明星都跟馬多接觸接觸,說不定返璞歸真斬獲1+1>2的視覺效果。



馬系保持面部的瘦削硬朗很關鍵,一旦「發麵饅化」就容易觀感滑坡。

奶膘或者滿滿的膠原蛋白這種話術,馬聽到都要尥蹶子表示不想再聽下去。



相比起來,豬系、牛系、羊系目前尚未迎來百家爭鳴的盛況,但絕不小眾。

畢竟作為跟人類距離更近的動物品類,豬牛羊雖不會帶來驚艷的感覺,卻能讓人覺得男明星下凡、長得如此接地氣呀。

(香)豬系代表人物是許凱,無明顯稜角,臉部肉感強,輪廓偏圓,五官帶著點幼態。



看起來人畜無害、一臉安心等過年的憨態,不過有一個副作用,就是令內娛觀眾聞之色變的性縮力。

許凱的媽媽粉可以放心了,跟其他動物系比起來,大家對豬系男明星的非分之想不是很多。

仙俠劇里跟周冬雨搭、現偶劇里跟楊冪搭,不少觀眾都覺得不像是情侶,倒像是硬湊在一起對台詞的。



豬系可能適合演人生理想是吃飽喝足睡夠覺的清澈大學生,眼波流轉、情愫暗生這種戲份,有些超綱了。



家養動物系第二大分支牛系長了一張比較周正、四平八穩的臉,鼻子和鼻孔比較吸睛。

古代美男怒髮衝冠,是猩紅的眼、緊繃的臉部肌肉生髮出別樣的魅力。

咱們牛系男演員擅長用力過猛,鼻子有使不完的牛勁。



陳星旭,年紀輕輕95生,經常被誤認為三十好幾了,大概是外觀透出來的老黃牛敦厚感在作怪。



一向風評不錯的張晚意,被不少人提前買了股靜待大爆那一天。

似乎也快被收編進牛系了,《覺醒年代》劇粉直呼陳延年濾鏡要被牛角戳破了。

圍觀群眾OS:我們牛牛做錯了什麼,被迫加入內娛這攤渾水!



這邊失勢那邊得勢,被粉絲稱為「牛牛」的張凌赫,正在壯大牛系的實力。

起先是因為他歌聲低沉粗噶像水牛,從聽覺這一感官出發,把張凌赫歸入牛界。

可能是先入為主的思維在作祟,發展到今天,網友們已經逐漸從面相上識別出了「凌帝」的牛相。

隨著這位新興男流量正式加入牛系,猴系、鼠系等熱門譜系的地位不可避免將受到威脅。

與此同時圍觀群眾快要看傻眼了,卷什麼不好,非要在長得像動物上決出個高低。



遊離在輿論角斗場外的羊系,就顯得風平浪靜多了。

撞臉喜羊羊的張新成憑一己之力把羊演繹到位。

眼睛鼻子嘴巴單拎出來看,都跟卡通形象完全不搭邊。

但組合在一起,又越看越像,讓人懷疑是羊村和人類社會是平行宇宙,進行信息傳輸的交匯點就是張新成。



張新成還兼任了一個冷門動物派系的掌門人——鳩系,從動畫片跨界到歷史書。

孟德斯鳩宣揚天賦人權,可惜張新成已經失去了「人權」(bushi),他的名字從此之後會和羊、鳩緊緊綁定在一起。



蛇蠍美人,也不再是女明星特定形容,男明星已經把蛇系收入囊中了。

憑《長月燼明》《長相思》走紅的鄧為,被粉絲們稱為內娛無代餐的蛇系美男。

眼位高、眼型偏狹長,眼尾走勢略微上揚;面部銳角多,下頜收得急。

網友們一邊感嘆長得實在是妖艷,一邊忍不住懷念以前端正大氣的古裝小生們。



這一通數下來,內娛還挺異彩紛呈的。

追個劇、上網沖個浪跟進了大觀園似的,各種動物風格的男明星應有盡有、持續更新,並可能出現打破生殖隔離的雜交品種。

大嘴小嘴、寬下巴窄下巴、肉感臉骨感臉,都能在動物塑中對上合適的種類。

在整張臉上有點突兀的嘴,在猴系坐標里如魚得水,「要的就是這份特色」;

小得有點失去平衡美感的嘴,在鳥系框架里顯得恰如其分,「鳥系帥哥越看越順眼」。



一開始,動物系男明星標籤出現是用來調侃的。

孫紅雷眼睛小,大家說他撞臉牛頭梗。



李榮浩五官沒一個大的,像沒睡醒的下司犬。



「像動物」的明星只有零星幾個不靠臉吃飯的,也就當個樂子笑一笑。

再往後,大家開始用狗狗眼、忠犬氣質、狼狗風、傲嬌貓咪神態來形容男演員周身附著的氛圍感和台前幕後的觀感。

一般局限在貓、狗這兩種動物上,也並不與真實長相密切掛鉤。

然而到了流量明星一茬接過一茬、各路人馬輪番登場這個階段,樂子好像不僅成真,還迅速蔓延開了——

古偶現偶里刷臉的小生們,怎麼一個個都看起來透著點女媧捏人的不小心。

要不憑藉過於鋒利的下頜讓觀眾沒法忽視,要不靠著比例不協調的臉被屏幕前的人印象深刻。

反正很難推選出一個各方面挑不出毛病、真正意義上的帥哥。



杵到眼前的新一代小生越來越多,大家越發頻繁地發現這些男明星臉部特徵與動物的共通之處。

於是猴系、鳥系、鼠系、馬系等系別從誕生到興盛,聲量越來越大、覆蓋範圍越來越廣。

分類所帶有的吐槽意味,也逐漸被稀釋、消化了。

反而成了粉絲藉此來打出名號、提升認知度的點。



貼上動物系標籤,彷彿獲得了被質疑長相的豁免權。

五官的硬傷、臉型的缺陷,都找得到合理解釋和無害歸因了。

神顏或許蹭不上,動物系長相總能蹭上,牛頭馬面都來上桌吃飯。

甚至還衍生出了相對應的性格萌點和獨特的魅力點,這濾鏡簡直相當於平地起高樓。

動物塑,堪稱內娛男星最好的醫美。



習慣了這套動物系面容歸類邏輯后,每看到一個男明星,下意識思索他具有哪種動物的特點,算狗算貓還是沾點豬相。

把所有市面上的類別篩過一遍后,竟然找不到能匹配的動物。

正磨刀霍霍準備向還未被徵用的動物下手,讓這位男明星成為此類的開山鼻祖。

猛得一下清醒,原來,真正長得好看、長得標準、長得符合美學的男明星,哪種動物都不像,只像人本身。

總被懷念卻再難複製的南焦北古、天涯四美,難以被歸置到任何一種動物分類里。



線條流暢、輪廓周正,大氣疏朗,凌厲又精緻。

五官位置感極好,天生就知道自己應該出現在臉部的具體什麼方位,留白剛剛好。

而這只是他們的基準線。

在俊美之外,還有氣質加成,男子氣概中不缺柔情,周身透著股水到渠成、並不討巧的氣息。

即使這麼帥了,也能挑出格外帥的地方,比如古天樂那雙含情的桃花眼,嚴寬那既有東方古韻又有西式挺拔感的骨相,焦恩俊深邃感和清澈感並存的眉眼。



現如今屏幕上的這堆所謂帥哥們,格外帥的地方難找,硬傷倒是總能挑出來至少一兩處。

也就順勢滑進了各種動物系裡面,進入自己的舒適區。

要是在同一類別下算相對帥的,甚至還能把舒適區變成統治區——

「無可爭議的猴系男明星第一帥」、「極具個人魅力的最帥馬系男演員」紛紛出現。



這樣發展下去,保不齊跟內娛頒獎禮分豬肉似的,到最後每個人都能搞個title:

豬系裡骨相皮相兼具的、鳥系裡最符合三庭五眼標準的、牛系裡擁有名品海鷗線的。

看著各路動物系層出不窮,我也算是悟了。

低情商:沒有能服眾的長相,審美真的降級了,只能在各色動物系裡挑著吃點。

高情商:各草入各眼,審美終於多元起來了。





有戀猴/鼠/牛癖甚至戀丑癖的人有看自己想看、追自己想追的自由,但是能不能讓普通觀眾多點「人系」的選擇權啊。

要不然到最後,全娛樂圈一眼望去,都成了去頭方可食用的「蝦系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