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處除三害》公映前換盤,觸發「尺度焦慮症」? 加载评论...
  2024-03-03 22:39

3月1日,上海某影院的徐經理經歷了進入龍年後最焦慮的一天。

一大早,她就頻繁地與順豐小哥聯繫,因為她在當天10:30排了一場新片《周處除三害》,而她必須等到該片的公映拷貝送來,才能放映此片。

「雖然之前《第二十條》也曾因為字幕里有錯別字而進行過拷貝更換,但換盤時間很充裕,不影響排片和放映。像《周處除三害》這種到了上映日期才臨時換盤的,一年也遇不到一次。」

即便公映拷貝到手,在確定內容之前,徐經理的焦慮依然沒有消散。畢竟,這次臨時換盤牽扯到了一個足以影響影片票房命運的事情——尺度。

由黃精甫自編自導,阮經天、袁富華、陳以文、王凈、李李仁、謝瓊煖主演的犯罪動作片《周處除三害》在2月23日發微博,以「成人爽片,震碎感官」為宣傳語,提醒「未成年人謹慎觀影」。

隨後該片在內地點映期間,以爆裂的動作戲,和大膽直白的黑色幽默,讓很多觀眾驚呼「這尺度是我能在影院里看到的?」一時間,以「大尺度」為核心辭彙的自媒體文章,雪片般鋪滿了互聯網。

電影市場分析師連城易脆表示,當下不少所謂的「大尺度」討論並非片方刻意所為,而是一些營銷號或者自媒體博主基於流量思維的考慮,故意誇大其詞,從而追求吸睛效果。對片方來說,是利弊皆有。能幫影片吸引到一批觀眾,同時也可能造成潛在的輿論風險。

於是,當2月28日傳出《周處除三害》公映需要更換新版拷貝的時候,網路上紛紛猜測是因為尺度過大被舉報,而需要進行緊急修改。

當時聽到這個消息,很多人多年養成的「尺度焦慮症」立即就犯了——公映版還能看嗎?會不會讓故事和人物面目全非?要不還是等流媒體上的原始版吧……

體現在實際行動上,2月29日,該片點映最後一天的全國上座率,從前一天的10.6%直線飆升至20.7%。因為大家都想趕著換盤前,看到「未刪減版」。

與此同時,一些買了該片預售的觀眾開始退票。據貓眼專業版統計,該片3月1日的大盤退票人次高達4萬,大盤退票率為8.2%。上映首日的成績明顯受到臨時換盤的影響,排片僅8.9%,全國上座率14.6%,收穫1811萬人民幣票房,「巧合」地奪下了單日票房榜榜三位置。

儘管事實證明,公映版與點映版相比,只修改了個別鏡頭裡非視覺焦點的局部區域,但是這場風波帶來的影響還是挺大的。

因為那些被「大尺度」吸引而來的人,得知了該片於3月1日上線Netflix,也得知了公映版與之對比,在最後的禮堂戲份上有所刪改。這場因為暴力尺度而帶來的變化,雖然沒有影響劇情,但是在視覺流暢度、諷刺力度、人物塑造精度上有所不同。

看電影如果看不到最本來的面目,豈不是看了個寂寞?影迷的「尺度焦慮症」由此誕生。

中國內地院線至今未實行分級制度,無論是國產片還是引進片,只要尺度一大,就需進行「技術處理」。由於實際處理由片方自己操作,所以處理方法也很多樣,包括但不限於:刪減鏡頭、畫面替換、補拍內容、重新配音、特效P圖等。

不同類型的尺度問題,有不同的度量衡。

針對於裸露畫面的尺度,新世紀以來始終有一條硬紅線——不能露點。

關於銀幕上裸露畫面的尺度,一直以來是爭議比較大的。因為裸露身體並不和情色永遠划等號。有些電影里的身體裸露畫面,與情色並無關聯;而有些電影就算沒有裸露身體,也充滿了情色的味道。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泰坦尼克號》,1998年在內地上映的時候,並未處理片中女主角的露點鏡頭。後來也沒聽說過哪個觀眾因為看過這幾個鏡頭而產生不良影響的案例。

另一個例子是《色·戒》。雖然當時有很多人為內地的刪減感到遺憾,但理性的人都會認為這次刪減很有必要。

《電影中國》主編、知名影評人孤煙表示,裸露畫面刪改的尺度需要靈活掌握。《色·戒》是一個標準,既露點又和情色直接關聯,肯定映前就要刪。

《王朝的女人·楊貴妃》里被網友戲稱為「馬震」的那個鏡頭,就遭遇了映后刪改。這也是一個標準。《周處除三害》里出現的鏡頭,側面全裸但沒有露點,就得以保留,也沒有p上小黑裙。這又是一個標準。

針對於暴力畫面的尺度,呈現出了與類型有關的特性。

電影大V「遠見電影院的遠叔叔」唐大遠表示,對裸露畫面的嚴,源於我們國家對情色的界定比較嚴格。而對於暴力類畫面的尺度,其實是相對寬鬆的。尤其是戰爭片,在暴力尺度、血腥尺度上,能比動作片、警匪片、犯罪片更寬鬆一點。

縱觀近些年因為暴力畫面的尺度而遭遇刪改的影片,確實不像裸露畫面那樣有紅線,而是更多地考慮到大多數觀眾的承受程度。

像《八佰》《紅海行動》《長津湖》這樣的國產戰爭片,很多戰場上的傷亡畫面,在視覺衝擊力上都很強。因為故事發生在戰場上,觀眾對血腥和暴力的承受能力會被拉高。更加寫實地還原戰場上的殘酷,也更利於讓觀眾理解戰爭片所傳達的內核。

而動作片、警匪片、犯罪片里的暴力畫面,多為犯罪行為、侵害行為、制止犯罪而採取的反抗行為。在這種環境下,普通觀眾對血腥和暴力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看著就疼」。

那麼通常這種片子的尺度在哪裡呢?通過研究過往案例(尤其是引進片),可以總結出三個比較常見的情況——肢解、貫穿和血液噴濺。

以《周處除三害》為例。剛傳出公映版可能要刪改的時候,有經驗的影評人和影迷,就給出了幾個面臨修改的候選橋段:1、陳灰(李李仁 飾)按著陳桂林(阮經天 飾)的臉在牆上擦行。2、陳灰的眼睛被香爐刺入。3、陳桂林殺香港仔(袁富華 飾)的過程中被一長段鋼筋刺入腰部,及他將其抽出的畫面。

這幾個在點映時把觀眾「看疼」的鏡頭,在尺度上並沒有大到「肢解」和貫穿」的級別,也沒有輔助上血液噴濺的畫面,因此都沒有觸碰到紅線。

再看禮堂射殺邪教教眾的戲。教眾的中槍畫面里,有比較大尺度的血液噴濺。於是我們只看到陳桂林開槍的畫面,而教眾中槍的畫面,則被尊者畫像所替換。尤其是陳桂林連續射殺檯子上那一眾人的全景鏡頭,完全看不見了。

除了視覺上的尺度,還有內容和人物上的尺度。這方面的一個核心要素是「杜絕明示」。

連城易脆表示,很多人存在精神潔癖,1幀畫面的減少都無法接受,然而必須要認識到的是,電影背後承載的是大量的意識形態、文化傳播、市場考量、執行效率等問題。

比如對於這次《周處除三害》在去除了一個邊角地帶的標識后重發公映拷貝,唐大遠就表示完全理解、完全支持。「這個是原則問題。就像當時《碟中諜6》里有個畫面里的地圖用錯了,也是被發現后立即替換。其它國家在引進影片時,遇到這類問題,也大都會進行刪改。」

有一些涉及到歷史和現實焦點問題的內容,尺度上的把握都呈現出「杜絕明示」的特點,但凡達到了實錘效果的畫面、台詞,通常都會被要求刪改。比較有代表性的是張藝謀近年的兩部影片——《一秒鐘》和《堅如磐石》。

不能將孩子被車撞死的信息直接告訴給觀眾,也不能讓過於露骨的官場腐敗和「官官相護」的台詞直接說出來。

另一個一定要杜絕明示的,是人物設定里的同性戀。來到21世紀20年代,這方面並無鬆動,不僅對國產片嚴格把控,而且對引進片也是拿著放大鏡一個鏡頭一個鏡頭地查。

為了不明示《波西米亞狂想曲》主人公佛萊迪·摩克瑞(拉米·馬雷克 飾)的同性戀身份,全片雖然只刪減了4分鐘時長,卻涉及到數十場戲。所有明示其性取向的台詞和動作,哪怕只是拍了下另一個男人的屁股,都被刪掉了。

而內容和人物設定上的尺度把控,經常會帶來動機的錯位和劇情的跳躍,讓人看完后一頭霧水,難以理解。這種遭遇經歷多了,自然會患上「尺度焦慮症」。

徐經理表示,雖然沒看到有家長帶著小孩來看《周處除三害》,但是現在十幾歲的中學生,在外貌上很難一眼就判斷出是否成年。而且現在觀眾都是網上購票,影城也不可能做到檢票的同時查驗身份證。

「刪改會影響觀感,但以目前的社會現實論,也是符合國情的。」唐大遠表示,「從劇本立項到把控成片,管理部門對創作的關注,本質上是積極的。影片在『尺度』上是動態的,管理和創作是相互試探的。《涉過憤怒的海》等片上映后,還是讓我們看到了進步。」

連城易脆指出:「所有關於電影刪改尺度的討論,都不能只圍繞電影本身,而忽略國家、社會的背景存在,否則對應的結論和方案都會顯得烏托邦。電影作為社會意識同樣是社會存在的體現,永遠無法孤立存在。」

也許,「尺度焦慮症」還會伴隨我們很長一段時間。「大尺度」也依然會是一把營銷上的雙刃劍。它能帶來一些人,也會勸退一些人,更有可能引輿情燒身。《周處除三害》是有驚無險,效仿者和跟風者可就不一定如此好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