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20年逆襲走紅,他為何能成叔圈天菜 加载评论...
  2024-04-03 00:09

劇集《追風者》熱播,王陽再次帶著沈圖南這樣一個稱得上「人設天花板」的角色走進觀眾視野。

有人總結了人物身上與演員本人相似的一眾特質與魅力,「這把我說得太好了,」接受1905電影網專訪時王陽坦言,「我們倆不在一個賽道,就算在,我也差著完全看不到他車尾燈的距離。」

但大家的喜愛已然說明了這次表演和塑造的成功。這是過去一年時間裡,王陽為觀眾呈現的第7部作品。作為演員,他能夠清楚感受到自己進入到了一種寶貴的「良性循環」階段——面對機遇時更加主動,同時也接收到來自更多人的認同。

這種「加持」所賦予的光彩與能量遠遠超出王陽曾經的預想:當一名「中年男演員」突然「大火」,甚至於成為外界眼中的「叔圈天菜」,這樣的心態轉變毫無疑問有點「奇妙」。

20年職業生涯的洗禮與滌盪,早已令他對一切好壞、得失處之泰然。面對多年努力之後終於迎來的成績與收穫,王陽既心懷感恩,同時也有種「我擔得起」的坦然。

「這是一種『輕舟已過萬重山』的感覺嗎?」

「沒有萬重,」王陽笑答,「但輕舟也確實過了幾座青山、幾段湍流,變得更加通透和豁達了。」

追風者沈圖南

《追風者》中的沈圖南沉穩、果決。能夠在名利場中掌控大局、運籌帷幄,同時也是魏若來等人敬仰、信賴的師長。

在扮演者王陽眼裡,沈圖南在劇作層面擁有近乎完美的人設。並非每一個生長在民國、受過良好教育、懷揣夢想的有志青年,都可以最終坐到中央銀行高級顧問的位置。

除了絕對強大的智力、魄力與能力,這個角色更加打動他的是那份「家國大愛」。

「讓國家變得更富強,人民生活更富足,他心裡有這個情懷,並且他也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讓一切的理想可以變得可行。這個其實是最感染人、最與眾不同也無可替代的沈圖南的魅力。」

劇集播出后,有觀眾形容沈圖南這樣的老闆是「職場理想型」。採訪中聊起與魏若來的師徒關係,王陽認為他們之間並非簡單的上下級模式,而更應當視作是一種「彼此認同」。

「沈圖南和魏若來彼此非常欣賞。哪怕沈圖南比魏若來的經驗或是地位在現階段來說更高,但他非常珍惜魏若來的才華,也在很多方面被魏若來的能力所折服;反觀之魏若來對沈圖南也是,有崇拜、有欣賞、有肯定,我認為這是最理想的一種狀態。」

這種相處之道也由戲中人物,投射到了王陽和王一博的身上。「沈圖南比魏若來年長,而對於一博來說,我也比他成熟、比他經歷的事情要多。在我看來,一博有的時候對於表演是非常執拗和專註的狀態。這一點跟魏若來很相像。」

儘管年齡更長,但王陽也並不願站在所謂「上位者」的視角去俯視對方。相反,通過幾個月的合作,後輩演員反而給到了自己很多新的體會與感悟:「我們都是在用自己作為演員的一種屬性,來定位和面對自己的工作與對手。」

從青澀新人到「叔圈天菜」

事實上,「沈圖南」也曾經是「魏若來」。

時鐘撥回到20年前,26歲的王陽拍攝了自己演員生涯的第一部電視劇《諜戰之特殊較量》。如今再回看那時的自己,無論表演還是社會閱歷,都還有種擺脫不掉的青澀與稚氣。

「但我覺得這挺可貴的。」有時再看剛出道時的影像資料,他仍會心生感觸,「時光回不去了,但我內心依然有很多的『火焰』,20年真的好像彈指一揮間,我喜歡那種青澀,也享受那種青澀。」

當年決定報考上海戲劇學院,王陽雖然對自己未來的表演之路有所期待,但這種預期更像是一種態度、一個方向,甚至是有些模糊的概念。「期待能夠做出一番成績,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成名,變得像誰一樣……你一定會有這樣的預期。但你並不知道這些設想哪一天才能幻化成現實。」

從初出茅廬,到經歷自我審視和與周遭環境的比較,王陽也曾陷入過比較矛盾的心態,一方面要繼續向前看,另一方面也會對自己打一個問號。

在這段漫長且充滿磨礪的時光中,王陽先後遇到過兩個對自己而言意義非凡的角色。「這要回看到差不多17年前,可能現在很多年輕觀眾已經不太知道那部戲。28歲的時候,我演了《雪在燒》,那是一部在當時於王陽而言很重要的作品。」

《雪在燒》里的王陽

痴情的「司青」在當時成為了很多人心中的「白月光」「意難平」,王陽也在表演道路上又邁出了堅實的一步。但在那之後,他的事業卻又因為受傷而被迫降速、「沉寂」。

想要重新回到這條既定的軌道並不容易,王陽能夠得到的主角機會變得很少,一些作品也並未受到大眾太多的關注。那段時間,他反而在「配角」領域變得相對活躍。

直到遇見《叛逆者》,成為陳默群。儘管這是一個反派人物,也並非被所有人所喜歡和接受,但在王陽看來,這是自己表演生涯的一道分水嶺。

「他確確實實讓王陽進入了更多觀眾和專業人士的視野,讓我的事業在相對比較平和的一個區間之後,迎來了往上走的可能性和空間。」王陽坦言,「他給了我抓手跟基石,讓我變得比之前更加主動。」

《叛逆者》出圈,王陽也在外界口中由「甘當綠葉」成為了「叔圈天菜」。這種爆髮式的能量遠遠超過了王陽曾經的預想。「我覺得我在演員的屬性上面更強烈了、被人認同的更多了。」他能感覺到這種肯定帶給自己的加持,「這種加持是有光彩的,而這種光彩,在剛剛開始拍戲的20年前,我並不敢去想。」

一個情緒穩定的「中年男演員」

王陽自認是個慢熱且理性的人。他不善於和很多人交朋友,也很難快速與周圍人拉進距離。但演員偏偏是件需要情感及時反饋的工作,並且充滿了「不確定性」。

算上《追風者》中的沈圖南,王陽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已經先後為觀眾呈現了7個不同的角色。這樣的快節奏讓他很清楚——自己正處在一個寶貴的「良性循環」階段。

王陽認為,大多數演員都很努力,每個人都期待著好的結果。然而現實就是你會在很多時候陷入「無力」與「被動」。因為不同於理性的程式或代碼,所謂「天時地利人和」的向上循環並非完全恆定,也不一定與表演者的付出完全成正比。

這一點,他自己就曾深有體會。但好在,過去幾年的努力與「幸運」,讓他看到自己的事業一步步走上了新的「小台階」。如今的演員王陽,擁有了與過去截然不同的心境。

「剛入行的王陽有憧憬、有期待,但當你一部部演,一年年過,你會發現自己的軌跡只是一直在一個相對的區間里好一點、差一點。」如今,他會把這種曾經重複著的重複看做是命運給予自己的洗禮和滌盪。

很長一段時間過去,當一個人終於再次有機會去做出主動的選擇,迎來更多、更大的機遇,「這種心態其實蠻奇妙的。」王陽坦言,「實話實說,就是你不會再竊喜,而是變得很坦然,甚至我真的覺得用『寵辱不驚』這個詞可能也不為過。」

在經歷了太多的考驗甚至坎坷之後,王陽終於學會欣然接受命運的肯定與「饋贈」,「當然我不會因此沾沾自喜,比我強的演員太多了。但演過這麼多角色,也一直在努力,當收穫一點成績的時候,沒有必要特別的慌張局促,」王陽平靜地說,「我覺得自己是擔得起一些肯定的。」

王陽很喜歡用「中年男演員」來稱呼自己。周圍常有人提醒,「你不用總提自己的年齡」。但他對此十分自洽:「我經常對自己說,你已經46歲,比年輕人多了很多的閱歷,已經往50歲走了,很多事還要去糾結和看不開嗎?」

起起伏伏,既是這個職業的特點,更是人生的常態。對於好壞、得失,王陽依然懂得珍惜和感恩,也變得比過去豁達和滿足。

「這是一種『輕舟已過萬重山』的心態嗎?」

面對這個問題,王陽笑答,「沒有萬重,但輕舟也確實過了幾座青山,幾段湍流。」

年輕的時候,大多數人「血氣方剛」。如今的王陽也依然有著鋒芒和稜角,但更重要的是在這個年齡,保持一種儘可能的「情緒穩定」。

在他看來,這是一種能力和魅力,也是一種修行和品質,「就像沈圖南一樣,這是我這個年齡的男人應該具備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