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曲一,來自好萊塢的剪輯師在剪輯短劇 Loading...
資訊  2024-04-02

採訪者: 曲一,您在短劇行業的經歷非常引人注目。能分享一下您在Reelshort工作期間的體驗和對短劇市場變化的看法嗎?

曲一: 當然。回顧2023年,在Reelshort工作時,我感到短劇製作還是一個相對新鮮的領域。那時候,我們都在摸索這條路,許多互聯網大廠和網文公司還在觀望狀態,市場競爭並不激烈。但到了2024年初,情況發生了巨大變化。我接觸到越來越多公司希望製作短劇,並且報價差異很大。這種現象顯示出北美的短劇市場正在吸引各種規模的公司參與。

採訪者: 對於2023年的短劇市場,您怎麼看?有人認為那可能是熱潮的頂峰。

曲一: 我不同意這種看法。我認為2023年只是一個開始,2024到2025年,短劇行業將經歷更加激烈的市場競爭。這對公司來說是挑戰,但對我們這些從業者來說,卻是賺錢的機會。雖然我不太清楚各個公司的詳細財務狀況,但從我自己的角度看,北美的短劇劇組在2024年確實增加了,這表明市場是活躍的,行業也在不斷成長。

採訪者: 您覺得作為一個剪輯師,應該如何應對這種市場變化?

曲一: 作為剪輯師,我們需要不斷提高自己的技能和創造力,以適應市場的變化。這不僅是職業發展的需要,也是個人成長和創新的機會。面對行業的競爭和發展,我們應該保持學習和創新的心態,這樣才能在變化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採訪者: 曲一,您能解釋一下短劇和傳統電影、短片之間的區別嗎?我們知道您剪輯過《The Fobbits》並獲得了Kurdistan International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的提名。作為一個獲得國際認可的剪輯師,您認為短劇的剪輯過程有哪些挑戰性嗎?關於《The Fobbits》這部短片,您如何看待它與短劇工作的不同?

曲一: 短劇、傳統電影和短片在形式和內容上都有區別。傳統電影通常時長較長,有足夠的時間展開故事和角色的發展;而短片則是更加集中和精鍊的故事表達,通常在幾分鐘內就要傳達

完整的故事情節。短劇則介於兩者之間,它可以是一個連續的系列,每集長度有限,但整體上形成較長的敘事鏈。

相比之下,短劇則有更多空間來展開故事線和角色發展。短劇的剪輯不僅要關注單個片段的緊湊和引人入勝,還要考慮整個系列的連貫性和發展。

剪輯《The Fobbits》時,我面臨的挑戰是如何在短時間內有效地講述一個完整且引人入勝的故事。這需要精確的節奏控制和情感投入,確保每一個鏡頭和剪輯都能對整體故事產生影響。與短劇相比,短片的剪輯更像是進行一場精細的藝術雕刻,每一次剪輯選擇都至關重要,對故事的影響極大。

採訪者: 跟我們講講你最近的新作短劇My Alpha King Call Boy吧,在Kalos TV APP上收穫了六百萬的播放量,你的剪輯訣竅是怎樣的?

曲一: 我最近的作品《My Alpha King Call Boy》在Kalos TV APP上獲得了六百萬的播放量,這確實是一次激動人心的經歷。剪輯上,我認為成功的關鍵在於把握角色的表情和反應,特別是男女主角。我花了大量時間確保他們的鏡頭比例得當,尤其是在劇情的關鍵時刻,能夠準確地傳達情感和張力。

不得不提到的是:選角對於短劇的成功至關重要,但剪輯同樣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努力在每個重要的場景中把握節奏,確保情緒的流動和高潮的構建。這樣的處理不僅讓故事更加吸引人,也讓觀眾更加願意投入到故事中,從而推動播放量的增加。

關於目前很多短劇不成功的原因,糟糕的劇本和製作水平是主要問題。當劇本通過簡單的機翻交給本土團隊時,會給準備工作的核心團隊帶來巨大的困難。如果核心團隊無法理解劇本,那麼在快節奏和高壓的製作環境中,確實很難製作出成功的短劇。因此,我認為高質量的劇本和專業的製作團隊是短劇成功的關鍵。作為剪輯師,我們的任務是在這個基礎上,通過技術和藝術的融合,為觀眾呈現最吸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