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遺憾了!《紅毯先生》的「勇氣」,已經被全國觀眾看到了 加载评论...
  2024-02-23 08:25

01、

今年的春節檔讓所有人驚掉了下巴。

在春節到來前,它被稱為「史上最弱春節檔」。

整個檔期沒有一部傳統意義上的大片,每部電影都有一定的硬傷。

賈玲的《熱辣滾燙》是一部翻拍片;

韓寒的《飛馳人生2》和張藝謀的《第二十條》都是兩三個月拍好的速成電影;

臨時定檔的《我們一起搖太陽》,講的是重症病人的故事,不適合過年觀看;

《熊出沒》倒一如既往地穩定,但是另一個賽道上的。

數來數去,只剩《紅毯先生》了。

本片是寧浩繼《瘋狂的外星人》后四年磨一劍的作品;

本片是寧浩出道以後首次和劉德華合作的電影;

本片去年參加過多倫多電影節和平遙國際電影展,口碑不俗。

因此,皮哥曾預言《紅毯先生》 會是春節檔的頭號種子。

等春節真正到來時,我們卻迎來了一個「史上最反轉的春節檔」。

賈玲的《熱辣滾燙》最初不被看好,但它豆瓣開分7.8分,目前漲到了8.0分,最終票房很可能超過40億;

韓寒的《飛馳人生2》不被看好,但它豆瓣開分8.2分,目前穩定在了7.9分。

百分百的含騰量,韓寒式的熱血故事,讓韓寒在《四海》折戟后重新獲得市場認可,本片最終票房很可能突破30億。

張藝謀的《第二十條》不被看好,但它豆瓣開分8.0分,目前穩定在了7.8分。

老謀子閱盡千帆,回歸都市煙火氣,拍出了一部笑中帶淚的電影,最終票房很可能接近20億。

韓延的《我們一起搖太陽》不被看好,但它豆瓣評分7.9分,延續了他《滾蛋吧,腫瘤君!》《送你一朵小紅花》的水準。

這些影片的集體爆發,讓春節檔一下子進入了評分8.0時代。

02、

一片大好形勢下,最具冠軍相的《紅毯先生》卻遭遇了滑鐵盧。

票房血撲。

上映前,各大平台對它的票房預期只有8億左右,已經讓人感覺不妙。

現實更加殘酷。

大年初一,這個數字跌到了2.87億;

初二,跌到了1億+,初三,直接跌破1億。

目前它的票房8000多萬,被《我們一起搖太陽》反超,最終票房或定格在9000萬,春節檔倒數第一。

口碑墊底。

影片豆瓣開分7.0分,很快跌到了6.8分。

乍一看還是個不錯的分數,但和其他8分電影一比,實在不夠看了。

票房口碑雙撲,影響有多大?

根據片方公布的財報來看,寧浩的導演費2400萬,劉德華的片酬高達6200萬,製作成本高達2.6億。

本片最初定檔去年10月27日,后改檔到11月17日,最終進入春節檔,多次改檔是露怯的表現,前兩次的營銷費用打了水漂,春節檔額營銷又是1億起步。

這樣看《紅毯先生》總成本超過了4億,票房要賣到10億以上才能回本,現在這個成績真是撲到姥姥家了。

想當年,寧浩用300萬的成本拍了《瘋狂的石頭》,賣了2500萬的票房。

沒想到18年後,來了一次大反轉,出來混早晚要還的。

虧錢事兒小,砸了招牌事兒才是關鍵。

電影圈非常殘酷,普通導演只有一次機會,一部電影拍砸了,資本不會給你第二次機會了。

強如張藝謀、馮小剛,也是拍一部商業片賺錢了,才敢獎勵自己一部文藝片,是戴著鐐銬跳舞的。

寧浩之前已經在《瘋狂的外星人》上小撲過一次了,這次來了次大撲,兩次機會用完,誰還敢投資他?

在最近的路演中,寧浩已經把情緒寫在臉上了。

他雙手插兜,全程黑臉,合影中憋成了包公,就差當眾哭出來了。

03、

勝敗乃兵家常事。

《紅毯先生》失敗不稀奇,但慘敗到這個份兒上,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寧浩+劉德華,這可是兩張王炸啊!

寧浩,是馮小剛之後中國最好的喜劇導演,陳思誠之前中國最賺錢的商業片導演,一己之力開創了多線敘事的瘋狂系列。

拍過的影片既有《心花路放》這樣的爆款,也有《無人區》這樣的口碑之作。

4年前,他和沈騰、黃渤組成三巨頭,拍攝了《瘋狂的外星人》,儘管口碑不盡如人意,但票房也有22億。

這些年,他沒閑著。

他的壞猴子公司一直在幫助年輕導演,他作為監製參與制作了《我不是葯神》《受益人》《刺殺·小說家》《奇迹·笨小孩》《孤注一擲》等賣座電影。

他比一般導演更懂得如何拍出商業爆款。

劉德華是他的恩人,當年資助他拍攝《瘋狂的石頭》一戰成名。

後來拍攝《無人區》時,他為劉德華量身定製了角色,結果檔期衝突,劉德華沒來,徐崢撿了漏,影迷一直希望看到二人合作。

這次的《紅毯先生》,是兩人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合作。

寧浩在片中就扮演自己,戲份很多,可見他是鉚足了勁兒要拍一部好電影。

劉德華,更不必說,娛樂圈的常青樹,大家心中的天皇巨星。

皮哥之前總結過一個「劉德華定律」,凡是劉德華出演的商業片,正常情況下都有5億的基本盤。

過去幾年,這個定律幾乎得到一一驗證。

《追龍》5.77億,《掃毒2》13.12億,《拆彈專家2》13.14億,《人潮洶湧》7.62億,《莫斯科行動》6.64億,《流浪地球2》40.29億,《金手指》7.73億。

《潛行》與《金手指》撞了檔期,且整個大盤非常冷,但票房也接近4億。

找劉德華拍電影,也許不會大賺,但一定不會賠錢,特別是人人艷羨的春節檔。

春節檔不同於其他檔期,不是誰都有資格擠進來的。

今年春節檔,謝苗主演的《目中無人2》原本也定檔了,結果臨近上映前知難而退,改成走網路院線了。

《紅毯先生》能擠進檔期,證明它已經有足夠的資本和自信。

春節檔的蛋糕一般是這麼分的:兩部爆款電影+一部一般的作品+一部熊出沒+幾部炮灰。

哪怕是炮灰,只要質量過硬,電影破個億也是輕輕鬆鬆。

3年前,劉德華的《人潮洶湧》首日排片只有8.5%,最終也拿下了7.63億票房。

3年後,《紅毯先生》首日排片剛好也是8.5,5億保底不是難事兒吧。

可為啥這麼多利好因素疊加,電影還是血撲呢?

04、

還是要回歸到電影本身。

皮哥第一時間看了《紅毯先生》,儘管排片不多,但我去的那場上座率還不錯。

觀眾中有很多中老年面孔,證明了劉德華的國民度。

影片一開始,梁家輝、王晶、林熙蕾客串,劉德華在片中調侃成龍,笑點老套,但勝在氣氛輕鬆,觀眾席還是能零星笑出幾聲的。

但是半個小時之後,劇情急轉直下,踏上了荒誕的不歸路,整個影廳直接被尬住了。

接下來100多分鐘里,電影幾乎沒有一個笑點。

劇情很多人又看不懂,大過年的本來是找樂子的,結果花了錢在座位上枯坐2小時,堪比坐牢。

中途有人受不了提前離場,我身後的一位大媽直接睡著了,影片結束,身旁的一對情侶長舒一口氣:「終於結束了。」

很顯然,這是一次堪稱災難的觀影體驗。

但觀影體驗不好,不等於電影就是爛片。

《紅毯先生》算是寧浩開創的一種新式喜劇,用它的宣傳語說就是「高雅喜劇,會心一笑。」

無論它的敘事還是構圖,都充滿了諷刺和隱喻,在整個華語電影里都算獨樹一幟。

它真正的問題在於「掛羊頭賣狗肉」。

它本質上是一部藝術片,只不過套了一個商業片的外殼。

片方宣傳時是按商業片宣傳的,觀眾也抱著圖一樂的心態去看的。

結果被被強行摁著頭欣賞了一出「高雅喜劇」,心裡難免膈應。

有人會反駁,《紅毯先生》投資高達2.6億,這是哪門子的文藝片?

這就涉及到文藝片和商業片的區別了。

商業片本質上就是在刻意討好觀眾,主打一個皮薄餡大,你幾乎不用思考,就能get到影片所有的主題和金句。

春節檔里的《飛馳人生2》《熱辣滾燙》《第二十條》全都是這種類型。

但文藝片的本質在反映現實世界,主打一個糾結擰巴,它不會刻意討好你,甚至會冒犯你,因為真實的世界並不可愛。

《紅毯先生》剛好符合第二個標準,就是一部標準的文藝片。

05、

這部電影究竟講了什麼?

表面看,是曝光了娛樂圈的各種內幕。

劉德華和成龍爭番位;

劉德華在頒獎禮上遭遇尷尬點名;

賈樟柯拍農民參加電影節;

劉德華拍戲墜馬受傷;

劉德華隱婚隱育;

汽車廠商還沒造車就賣概念;

明星立人設然後人設崩塌;

拍戲說數字台詞使用替身;

醜聞爆發的危機公關等等。

當然,這些八卦不是流水賬式的陳列,而是用各種電影手法融進了劇情里。

比如劉德華一開始從睡眠倉出來,暗示他身為巨星已經脫離了真實生活太久了;

比如劉德華和林熙蕾飾演的夫妻分手,寧浩用一棵砍倒的樹和一棵傾斜的樹來隱喻夫妻關係破裂,典型的奉俊昊風格;

比如某著名導演喜歡拍豬,寧浩在影片里也找來一隻豬隱喻主角的尷尬處境。

當然,有隱喻不代表就是好看,有門檻不等於高級。

影片呈現的所謂內幕,都是陳年爛穀子的事情了,多數觀眾並不感興趣,這也不是影片重點。

寧浩真正想表達的,在影片中已經直接告訴了觀眾——「溝通」。

人人皆孤島,他人即地獄。

這是《紅毯先生》的內核,帶有很強烈的悲觀色彩,和春節熱鬧的氣氛是相悖的。

寧浩偏要拿著放大鏡,把人類溝通過程中不可調和的矛盾,用一種影像化的方式呈現給你看。

劉德華飾演的角色名叫劉偉馳,是劉德華、梁朝偉和周星馳的組合體,代表的是在娛樂圈擁有絕對話語權的人。

但光環之下,他依舊活成了一個孤家寡人。

和經紀人、和妻子、和投資人,和導演,與觀眾,甚至和自己,都會陷入到雞同鴨講的困境之中。

影片有一處絕妙的隱喻,劉偉馳養了一頭豬,美其名曰體驗生活,這頭豬在摩天大樓里亂竄,和周圍環境十分違和。

劉偉馳本意是體驗生活,實則背道而馳,摩天大樓里的豬,早已不是豬圈裡的那隻豬了。

人和人的溝通又何嘗不是如此,你說東我說西,看似聊得不亦樂乎,實則是自說自話。

本片的主題,像極了錫蘭導演的《冬眠》,在那部影片里,錫蘭用3個多小時讓主角和周圍人不停地聊天,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人無法從根本上理解別人。

《紅毯先生》的最後,劉偉馳飼養的豬墜樓身亡。

他深受啟發,多次嘗試后穩穩站在了平衡車上,代表了他完成了自我的和解,這算是一個相對光明的結局。

總之,《紅毯先生》絕對是寧浩劉德華拿出的一部誠意之作。

他們知道如何拍出市場喜歡的電影,但卻反其道而行之,用巨大的勇氣拍了一部不叫座甚至都不叫好的電影。

但他們已走上了,電影人創作的另一條大路。

這樣的片子放在春節檔里是個巨大的錯誤,但是若干年後,它的超前性也許會被以後的觀眾給重新發掘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