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房難求!「老破小」近百人搶,悉尼租房危機加劇! 加载评论...
今日悉尼  2024-02-01 16:54
澳洲的租房危機不僅遠未結束,近期反而進一步惡化了。

空置率再創新低,而租金則攀升至記錄新高。

上月的悉尼,又一次出現看房「排大隊」的壯觀場面,不少華人不可避免被「裹挾」其中。

他們悲鳴稱,「每次看房都有幾十個人搶」,「感覺最後就是比加錢。」

「一層一層的人,好半天才看到房子」

「那天差不多有80多人來看房子,排著大長隊來看一個『老破小』公寓。」

就在1月中旬,孟女士被如此「陣仗」所嚇退,至今心有餘悸。

據她回憶,長龍中不僅有潛在租客,還有很多人在代人看房。「進屋就視頻給其他人看,一層一層的人,我好半天才看到房子。」



Hurstvile的看房大軍(圖片來源:供圖)

孟女士是在悉尼工作的白領族,最近想換一個面積更大的居所,所以加入了看房大軍。

她看過的五六套房子,「幾乎都是30人以上排隊。」儘管每次都主動提高租金30到50澳元不等,但仍都鎩羽而歸。

「中介告訴我們,有PR、有工作還不夠。我分析可能有人比我們加錢更多。」

她告訴記者,看房時並未留意到很多留學生,這讓她更覺奇怪,「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間這麼難租房。」

她最終選擇暫時放棄搬家計劃。

留學生被拋棄,「中介都愛搭不理的」

Jimmy是中國留學生,他的租房經歷和孟女士如出一轍。

聖誕節就抵達悉尼的他,至今仍未租到心儀的房子,二月份即將開學的他心急如焚。

「我已經看了十幾套房子了,每一次都有幾十個人搶,感覺根本搶不過他們這些有工作的人。」他認為自己有些以卵擊石了。



焦灼的租房市場(圖片來源:供圖)


Jimmy感覺,申請時主動備註額外加租很重要。

「『獲勝者』都是加了比較多的租金,感覺最後就是比加錢。條件差不多的,房東當然願意租給付錢多的。」

他表示,留學生在租房市場中已被「拋棄」。「一聽說是學生,中介都愛搭不理的,但是對本地人和有工作的申請人就很有耐心。」

無奈之下,他唯有先找個公寓單間與同學合租過渡。「等過了這一陣,我再申請看看,」他說。

「吃不消了,80%收入用來交租」

同樣在1月份,因為房租上漲,悉尼華人單身媽媽Emma「被逼」再一次加入看房大軍。

她表示,去年中以620澳元的周租簽下一套兩房公寓,上月被中介告知很可能要漲最多50澳元,這讓她很緊張。

「有點吃不消了,現在80%的收入已經被用來交房租。」



悉尼看房「大軍」(圖片來源:ABC)


不得已,她又一次在租房市場「下海」了。

「這個時間點上租房子很嚇人。看房子排長隊不說,拒信一封又一封。我申請的上一個房子,不到10分鐘就被拒了。」

「房租600以下的兩室很難找了,沒有什麼『漏』可撿。」

經歷了一輪又一輪的打擊后,Emma還是決定儘可能不再動了,「不如想想怎麼多賺錢吧,」她無奈表示。

租金創新高,空置率史上最低

澳媒本周報道稱,新州空置率已達到歷史最低水平的1.1%。

「悉尼的租房危機現實令人震驚,全市多達數百人排隊看房。要排隊才能進去,但你甚至都看不到公寓,因為裡面人太多了。」

澳洲「華人找房」App首席執行官Thomas Ma表示,全澳房屋空置率低和租金上漲短期無法緩解。

對悉尼來說,不是某些城區空置率低,而是「各個區整體空置率都很低」。

「這跟房屋供給量有關係,」他說道,「前幾年房地產市場不好的時候,疫情影響施工進度,很多項目被擱置,市場供給量很低,造成房子不夠住的情況。」



Thomas Ma(圖片來源:供圖)


與此同時,數據顯示,全澳租金價格已經達到了新的歷史最高水平。

在全國範圍內,年度租金上漲了8.3%,周租中位數首次突破了600澳元,租客家庭平均需要花費31%的收入來交租,而2020年3月這個比例為26.7%。

CoreLogic研究主管Eliza Owen表示,租金負擔能力指數的年度數據發現,每個首府城市的租金負擔能力都在下降,單親父母、退休人員和求職者等低收入租房者是最脆弱的群體。